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歷史軍事 > 戰場合同工 > 章節目錄 第4066章 弄假成真

霍芬海姆得过冠军吗:章節目錄 第4066章 弄假成真


    “干得不錯艾瑞克,好槍法?!繃秩褚槐咦砝肟?,一邊按著通訊耳機,對艾瑞克道,“總統沒事,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現在按計劃撤離?!?br />
    “明白?!卑鸝說蛻卮鸕?。他留下了槍支,轉身從容下樓。因為他身上穿著安保人員的制服,很容易的就混入了護送總統撤離的安保人員隊伍之中。

    就像他根本沒有來過這個地方,也沒有在樓上開過槍。一切本來進行的非常順利,完全在他們的計劃之中。

    但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聲槍響,然后立刻又是幾聲。林銳的臉色驟然一變,他能夠聽得出槍聲的差別。

    這絕非是艾瑞克的那支狙擊步槍,而應該是手槍的聲音,而且應該是麥林槍。

    麥林槍其實為省略說法,本意是發射麥林子彈的大口徑手槍,例如沙漠之鷹,槍支以馬格南為主。

    麥林agnu這種叫法實際上不是用來形容槍,而是形容子彈的。agnu子彈即大威力子彈,而agnu在英文中又指五分之二加侖的葡萄酒單位,直接翻譯過來就是大號酒瓶。

    這種大威力子彈在近距離之內非常致命。但從綜合方面來講,缺點太多了,槍械太大太笨重,彈夾容量太小,后座力大到一般人無法掌控,所以世界上沒有國家軍隊里裝備這些槍。

    而林銳清楚的記得,剛才那個總統身邊的大塊頭保鏢,就攜帶了一把0.44大口徑ark 7手槍,俗稱沙漠之鷹。

    林銳的心中立刻大呼了一聲不好,和幾個傭兵一起分開人群沖了出去。就在外面的臺階上,剛才的那個大塊頭保鏢已經中彈身亡。

    而在他身邊,西撒哈拉人民陣線的總統也已經倒地身亡。他的頭部在近距離內被點44口徑的子彈擊中,慘不忍睹。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銳抓住了一個傭兵,憤怒的吼道。

    “是那個保鏢,他趁著其他人扶著總統先生上車的時候,從背后開槍。兩米左右的位置,一槍爆頭。

    雖然事后他被擊斃了,但是”傭兵臉色有些難看地道。

    林銳慢慢的放開了他,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的反應都不會這么快。總統負傷之后,所有人第一時間考慮的就是把他送走,及時救治。

    從沒有人想到總統的貼身保鏢,會突然拔出槍來對他頭部開槍。

    林銳的腦子一片混亂,本來是安排一場虛假的刺殺,但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有一個真正的殺手混了進來,而且這個殺手還是總統先生的貼身保鏢。

    “老大,現在怎么辦”那個傭兵看著林銳低聲道。

    “別亂。先按照計劃,把總統送往我們之前計劃送往的醫院,找最好的醫生?!繃秩窕毓窶吹?。

    “恐怕他已經不行了?!庇侗襠行┺限?,倒在地上的總統后腦上一片血肉模糊。無論是誰看起來,這個人都不可能再被救活了。

    “照我說的做。總統第二次遇刺,并且已經死了的消息并沒有外人知道。我們按照計劃形式。讓所有人以為他還活著?!繃秩癯遼鵲?。

    “可是”那個傭兵有些茫然。

    “照我說的做立刻把人送走,到了醫院全面封鎖消息。絕不能讓人知道總統已經死了?!繃秩癯遼?,“上車。這個消息不能對任何人透露。

    我會隨后派人控制整個醫院,封鎖所有的消息?!?br />
    那一隊傭兵全部點點頭,帶著總統的尸體上車走了。

    大概十幾分鐘之后,恩尼斯特急匆匆的過來找林銳?!扒榭鱸趺囪恕?br />
    “總統現在在醫院,剛才在撤離的時候,他的一個保鏢突然想對他開槍,但是被我的人擊斃了?!繃秩竦蛻?。

    “啊”恩尼斯特的臉色驟變,“他沒事吧”

    “我們開的那一槍并不致命,你可以告訴其他人安心。我們原先預定的醫院很可能會再次受到襲擊。所以我們換了一家阿爾及利亞人的醫院。剩下的我們回醫院再說?!繃秩竦懔說閫?。

    恩尼斯特終于松了一口氣,“沒事就好,走走走,我們趕緊去醫院看看。怎么會這樣他要是真出事了,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好了?!?br />
    “照你們計劃好的辦。走吧,我們該去醫院了?!繃秩穸運愕閫?。

    “稍微等一下,我得把現場稍微安排一下,另外總統沒事的消息我得告訴其他人?!倍髂崴固氐愕閫?,“讓你的人?;つ歉鲆皆?。在確認總統沒事之前,不能讓任何人再靠近醫院?!?br />
    “明白了?!繃秩竦懔說閫?。恩尼斯特和一些西撒哈拉人民陣線的官員們會面,緊急交代了一下。然后就跟著林銳匆匆趕往醫院。

    在車上,林銳和恩尼斯特都一言不發。兩人的臉色都相當沉重,誰都沒有想到一場精心安排過的虛假刺殺,居然會發生這么大的變數。就連總統的保鏢也被牽扯了進來。

    林銳一邊開車,一邊接了一個電話,電話應該是精算師將岸打過來的。他簡單的跟精算師將岸交流了幾句,然后點點頭道,“好的,具體的情況,我們到時候再談?!?br />
    說完他掛斷了電話。

    “怎么了還有其他問題嗎”恩尼斯特有些擔心的看著林銳。

    “只有一個問題?!繃秩裱溝蛻艫?,“為什么要陷害我們”

    恩尼斯特愣了愣,“我不懂你的意思,你到底在說什么”

    “我是在說,你為什么要陷害我們”林銳慢慢地道,“你讓我們安排一次虛假的刺殺行動,我們照你的吩咐做了。但現在總統先生真的死了。

    我們就得背這個黑鍋。你這算不算是陷害我們”

    恩尼斯特明顯愣了愣,“你是說他送到醫院之后死了可你剛才不是還說他活著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剛才告訴你還還活著,只是一個試探。實際上他已經死了。

    而且我們也沒有另外選擇醫院,他的尸體現在并不在阿爾及利亞醫院,而是在我們原先計劃的那個醫院里。

    將岸剛才打了電話通知我,就在幾分鐘之前,阿爾及利亞醫院遇襲,一伙恐怖分子炸了醫院病房。

    而我剛才,只把總統先生轉院的消息告訴了你?!繃秩褡防?,看著恩尼斯特。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