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254章 時辰到來!

霍芬海姆青年队: 第254章 時辰到來!


    不死金剛卷,分為五身四層,分別是巨象身,蠻鬼身,天妖時,修羅身以及最終的金剛身

    十象之力化作蠻鬼,十鬼之力凝聚天妖,十妖之力降臨修羅,十修之體化作金剛

    這不死金剛卷,放眼整個修真界,能煉成之人少之又少,原因是修煉不死金剛,消耗太大太大,等閑的宗門根本就無法支撐一個人去修行。

    即便是白小純這里,若是始終在靈溪宗,他想要將這不死金剛卷修煉到天妖身,不是不可能,但至少需要甲子歲月以上的時間,還需要大量的機緣。

    但血溪宗的經歷,使得這一過程無限的縮短,再加上這七把血色鑰匙的出現,更是讓白小純的不死金剛卷第二層,直接攀升到了巔峰

    更是在這巔峰中,十鬼融合,凝聚出了一個天妖身

    轟轟轟轟

    聲響充斥這方世界,白小純站在那里,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如天雷滾滾,身后的天妖通體白色,正在仰天咆哮,隨著咆哮,一層層波紋向著四周排山倒海而去,更有狂暴的力量,從白小純體內宣泄出來,向著四周橫掃時,形成了一道颶風,似與天地連接,沖天而起。

    狂風撲面,追擊而來的眾人,腳步全部停頓下來,每個人都神色變化,即便是宋真與肖青,也都動容時目中露出更多的忌憚。

    “這莫非是少澤峰的煉體之法”

    “天啊,這種氣勢這是筑基修士能形成的”

    “這夜葬,他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在這四周眾人吸氣時,宋真目中殺意一閃,驟然走出,直奔颶風而去,右手掐訣一指,立刻全身血氣翻滾,化作一道血色劍氣,直接轟向颶風。

    幾乎在他出手的同時,宋缺以及四周的其他修士,也都咬牙之下,全部出手,眨眼間,各種神通,法寶,五彩斑斕,全部轟擊而出,直奔颶風而去。

    瞬息中,巨響轟鳴,大地震動,蒼穹似在搖晃,颶風扭曲了幾下后,直接崩潰爆開,白小純在颶風內,嘴角溢出鮮血,身后天妖身咆哮,他目中有殺機一閃。

    “我夜葬原本看在同門的份上,不愿與你們打打殺殺,那些鑰匙,我又不是故意吸收,可如今你們欺人太甚”

    “距離這第七個時辰過去,如今還有一炷香的時間,那么就看看這一炷香內,是你們將我滅殺,還是我將你們擊殺”白小純身上有喋血之意驟然而起,在血溪宗這些年,與那些兇煞之修接觸,白小純早就知道了一個道理。

    只有比對方更兇殘,那么才可以去講道理

    此刻話語一出,他身體猛地沖出,速度之快,瞬間就臨近宋真,宋真雙眼收縮,雙手剎那成為血色,在白小純靠近的瞬間,直接拍擊而去。

    “退開”白小純沙啞的嘶吼,撼山撞猛然爆發,在宋真面色變化的一瞬,直接撞擊在一起,轟的一聲,宋真嘴角溢出鮮血,驀然后退時,白小純直接飛出,到了這十多個護法內,右手握拳,直接一拳落下,天妖身的力量,在這一刻,驟然爆發。

    那是十尊蠻鬼之力,那是百尊巨象之力,那是對任何筑基修士而言,無法想象的肉身之狂,這一拳,直接掀起了音爆,落在一個筑基后期的修士身上時,此人眼睛猛地睜大,根本就無法抵抗,轟的一聲,身體瞬間所有骨頭全部碎裂,一口鮮血噴出,凄厲的慘叫中如斷了線的風箏,被拋了出去。

    白小純腳步不停,在打出一拳后,他的四周眾人術法神通來臨,其中六道血劍,還有一條血龍,更有三把飛劍。

    剎那臨近,白小純深吸口氣,一步走出時,直接出現在了另一個筑基修士面前,一把抓住,在這筑基修士恐懼的目光下,白小純神色猙獰,一頭撞了過去。

    轟的一聲,那筑基修士慘叫時,被白小純一把掄起,阻擋了來臨的三道血劍與兩把飛劍,余下的血劍與飛劍,卻直接轟在了白小純的身上。

    白小純全身一震,可卻如沒事一樣,左手猛的抬起,一把抓住了沖擊而來的那條術法形成的血龍,狠狠一捏。

    血龍崩潰時,四周眾人的圍殺,又一次臨近的剎那,這一次,楊的香,張云山的重寶,還有宋缺那里,全部都從之前的慌亂中恢復,齊齊出手。

    白小純冷哼,撼山撞驟然展開,直接如一尊遠古兇獸,轟轟撞去,速度之快,不但避開了這些重寶的降臨,更是撞在了宋缺的身上,宋缺感覺自己似乎被一尊兇獸踐踏而過,鮮血噴出,慘叫中體內地脈八次潮汐巔峰爆發,更是配合自身的保命法寶,這才勉強避開,后退時,他神色驚恐,看著白小純的身影,在這撞擊中已然遠去。

    “想跑”肖青眼中殺意一閃,正要追去時,遠處的白小純腳步一頓,回頭時冷笑。

    “誰想跑”他說著,撼山撞再次施展,轟鳴間,天妖之影咆哮,再次隨著白小純一起,直接撞來,肖青面色變化,對于白小純的這一招,他頗為忌憚,眼看白小純居然能多次施展,咬牙之下立刻避開,可他身后的眾人,卻無法閃躲,直接就被白小純撞擊而來。

    轟的一聲,這十多人里有大半,都全身一震,后退數步,這才集合眾人之力抵消,可剛剛抵消了這撼山之力時,白小純已殺人人群內,凄厲的慘叫傳出,當白小純再一次遠去時,他又收割了一個筑基修士的生命。

    出現在遠處時,白小純全身鮮血彌漫,這些血都是別人的,而他這里,嘴角雖帶著鮮血,可自身的傷勢,正在急速的恢復。

    此刻雖氣喘吁吁,可這兩進兩出,如入無人之境般的氣勢與煞意,配合他身上的鮮血,使得兇焰熾天,讓所有人,都心神狂震,呼吸急促,雙眼收縮。

    他們不知道有多少神通術法,在之前轟擊到了白小純身上,可白小純那里竟沒有半點停頓,防護之強,讓人無法想象,居然全部都生生抵抗,出手不但沒有遲緩,反而更為犀利

    在眾人的圍攻下,哪怕這樣的圍攻,因彼此的配合不當,實際上的威力并非是想象中那么大,可依舊不是一個尋常的筑基修士能抵抗的了。

    但白小純這里不但承受,甚至還反殺數人,這就讓四周眾人,每一個都心神惶然,看向白小純時,忌憚更多。

    肖青瞇起雙眼,目中殺意依舊,心底冷哼的同時,也掃過楊與張云山二人,他們三人都沒有出全力,似乎都在等待著什么。

    此刻三人目光對望時,遠處的天空上,有兩道長虹,正急速飛來。

    白小純沉默,收起了欲再次施展的撼山撞,抬頭看向天空

    來者正是宋君婉與血梅,她們在半空中一頓,看著如魔神一樣的白小純,宋君婉面色蒼白,嘴角殘留著鮮血,那是與血梅斗法時留下,此刻她神色復雜,更有茫然。

    一旁的血梅,面具下也有鮮血滴落,似忘記了擦去,右手的手背上,也有一道細微的傷口,此刻有血氣溢出,是被宋君婉所傷,這傷口內帶著宋君婉的血劍之力,看似小傷,可卻能無限擴大,同時血梅的修為似有些不穩,顯然與宋君婉一戰,有傷勢在身,可目中帶著陰冷,死死盯著白小純,心底似乎在這一刻,狠狠的一咬牙,突然笑了起來。

    在她的笑聲傳出時,也正是這第七個時辰結束的剎那,瞬間一股難以形容的無上之意,驟然降臨而來,如一只看不見的大手,直接覆過世界。

    時間仿佛靜止,白小純身體一震,一動不動,四周其他護法,包括宋真肖青在內,全部都是在這一瞬,身體如凝固,就連思緒也都停止,仿佛成為了雕像。

    唯獨宋君婉與血梅,二人身上有令牌之光閃耀,于這無上之意下,安然無事。

    這股無上之意似在衡量雙方團隊的失敗與否,幾個呼吸的時間后,似乎無法分辨出來,漸漸消失,與此同時,此地那些被靜止的修士身上,雖還是無法動彈,可卻漸漸出現了被排斥的跡象,似很快的,就要被排斥出血祖體內。未完待續。

    ...

    ...,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诚信彩票游戏 问道新区金币买什么可以赚钱之道 两人麻将规则 久久金业能赚钱么 沈阳现在什么兼职赚钱 美人捕鱼技巧 taptap开发者怎么赚钱 免费麻将下载 生病辍学怎么赚钱 手机免费麻将 中国歌手不赚钱 吃鸡斗鱼直播赚钱吗 吉利彩票群 俄罗斯代购 赚钱吗 爱情保卫战渣男只顾赚钱 安卓版街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