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625章 我白小純那么的單純

多特蒙德与霍芬海姆预测: 第625章 我白小純那么的單純


    “不該看的就別看,裝什么糊涂?!鋇誥哦擁畝映じ煽紉簧?,

    “對了,記得不要招惹那些被關押在牢房里的家伙,那些人,任何一個,都是殺戮滔天窮兇極惡之輩,曾經就出過意外,一個修為明明被封印的犯人,生生的咬下一位獄卒的耳朵?!鋇誥哦傭映ざV鲆環?,也一晃遠去,找他喜歡的樂子放松去了。

    白小純吸了口氣,他算是開了眼界,此刻看向四周時,也有不少灰袍犯人,早就將目光落在了白小純這里,看他眼生,猜出這是新來的獄卒,于是立刻就簇擁過來,連連拜見。

    “拜見大人”

    “大人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們說”

    “大人年紀輕輕,就成為了這魔牢的獄卒,前途無量,人中之龍啊”

    在這眾人的阿諛討好中,白小純還看到四周有幾個姿色不錯的女修,雙眼如含了蜜一樣,更是帶著鉤子,刷刷刷的勾著自己。

    這一切,讓白小純心臟快跳,他覺得自己只要伸伸手指頭,那些女修就會立刻變身成為什么都可以的小貓咪

    “她奶奶的,這里太邪惡了”白小純呼吸有些急促,他覺得這里不適合自己,于是一邊享受著四周眾人的討好,享受著那些女修圍過來的鶯聲燕語,心底美滋滋的同時,一邊卻發起愁來

    “沒想到這里是這樣的魔牢,我白小純那么的單純,在這里,我該怎么混下去啊”

    白小純很是發愁的被這些灰袍犯人帶走了這一路,他算是見識了什么叫做魔牢,也見識了什么叫做都可以。

    這強烈的沖擊,讓白小純忽然喜歡上了魔牢,他覺得這片世界,實在太美好了。

    “不過我白小純是個潔身自好的人,絕不會干出違背良心的事情”三個時辰后,白小純心滿意足的走在魔牢內,笑呵呵的時候,也按照那些灰袍犯人的指引,去了隊長要求集合的地方。

    他到來時,隊長已經在這里了,其他獄卒也來了六七人,一個個都很是精力充沛的樣子,在那里低聲交談,時而還傳出笑聲,其中有一人,正是那位長臉青年,他原本還在笑談,可看到白小純后,立刻就陰冷下來,目中露出不喜。

    他瞧不起這白家的叛子,對于這種綁了親爹,滅殺族人的事情,更是厭惡,這種人,在他看來,根本就不配進入魔牢。

    且他與白齊交情不錯,所以對白小純這里,就更為反感起來。

    其他獄卒眼看如此,也都裝作沒看到白小純。

    白小純站在一旁,尷尬的同時,更生氣了。

    “這家伙什么意思,欺負我”白小純衡量了一下雙方的修為后,立刻瞪起眼,那長臉青年也是目光一閃,冷冷看向白小純。

    眼看二人似有矛盾爆發,隊長一晃走來,站在了二人中間,一指不遠處的一顆骷髏頭。

    “行了,要說正事了,白浩,看到了么,那就是周老魔了?!?br />
    長臉青年收回目光,冷哼一聲,白小純這里也壓下怒意,順著隊長所指看去。

    被隊長所指的骷髏頭,有數丈大小,里面盤膝坐著一個大漢,這大漢哪怕是坐著,身體也都有半丈多高,可以想象一旦站起,雖不如土著,可也絕對是相當魁梧。

    他的眼中此刻帶著紅芒,嘴角不知是不是刻意的,扯出猙獰的笑容,尤其是目光,在看向那些獄卒時,仿佛帶著一股貪婪。

    這貪婪,似解餓的人看到了肉食一般讓白小純在看到后,立刻就清晰的感受到了這魁梧的大漢,那種要吃人的思緒。

    尤其是那種桀驁不馴的感覺以及那全身的煞氣,哪怕他修為被封印了,也依舊讓人觸目驚心,一看就是殺人如麻之輩。

    “這就是周老魔了,這家伙殺人如麻沒什么,可偏偏他有個嗜好,喜歡生吃孩童,這百年的時間里,被他吃掉的孩童不知多少,偏偏此人與三大家族中的蔡家,又有極深的關系,不知用了什么辦法,居然免了死罪”

    白小純聽到這里,也都皺了下眉頭,他不是那種別人說什么就立刻相信的人,但以他的判斷還有這周老魔的狀態,他覺得隊長所說,雖有夸張,可必定符合一部分事實。

    “不過他這一生,就要在這里飽受折磨的度過了?!倍映だ淅淇謔?,第九隊的其他獄卒,也都陸續的歸來,很快的人就齊了。

    “開始吧,這一次是我們最后的機會么”隊長袖子一甩,立刻四周那些獄卒,就一個個面色陰沉,直奔周老魔的牢房而去。

    眼看眾人到來,這周老魔嘴角的笑容更為猙獰,目中紅芒閃動,幾乎在眾人臨近的瞬間,他猛的就站了起來,身體沖向骷髏頭的眼睛位置,向著外面猛的大吼一聲。

    這一聲大吼,立刻讓眾人腳步一頓。

    “一群廢物,我周云隆在外橫行時,如你們這樣的肉食,不知吃了多少?!?br />
    “閉嘴”立刻就有獄卒上前,掐訣間,一指骷髏頭,頓時這骷髏頭顏色不斷變化,其內更是出現閃電之影,轟鳴間,這周老魔全身顫抖,聲音也都凄厲起來。

    “說,寶藏在什么地方”

    “說出來,我們也不折磨你,可你若不說,就不要怪我們了”

    “周前輩,你又何必如此,到了這里,注定你是出不去了,那些身外之物又有何用,不如說出來,買個平安,在這里度過余生不也挺好的么?!鋇誥哦擁撓?,一個個都露出兇神惡煞的樣子,不斷地展開各種手段。

    有的威脅,有的懷柔,軟硬兼施之下,所問都是關于什么寶藏,甚至隊長掐訣之下,更是動刑去逼問,只是無論第九隊如何,那周老魔雖凄厲慘叫,可嘴角的猙獰,卻是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為猖狂起來。

    “不說是吧,我來逼問他”那長臉青年冷笑,一步走出,站在牢房前,陰冷開口。

    他一走出,其他獄卒頓時就振奮起來。

    “趙峰是我第九隊的鞭手,他出手的話,一定可以撬開這周老魔的口”

    “沒錯,這一次其他八個小隊沒成功,說不定趙峰能行”

    其他人振奮,就連隊長也都目中露出期待,白小純眼看這一切,對于眾人口中的鞭手,在費解的同時,也隱隱覺得,這長臉青年之所以地位高,或許就是與鞭手這個似乎是什么身份的名稱有關,于是也留意的看了過去。

    只見長臉青年在牢房旁,雙手掐訣時,立刻有一根根黑色的針憑空出現,直奔周老魔而去,鉆入其體內后,周老魔全身顫抖,發出前所未有的慘叫嘶吼。

    可在那嘶吼下,他的眼珠子雖已赤紅,但那目中的桀驁之意,卻是沒有消散絲毫,甚至吼聲也都慢慢停下,被笑聲代替。

    “就這點手段嗎,如你這樣的鞭手,老夫也曾吃過幾個,味道還不錯,不知道你的味道又如何?!?br />
    長臉青年眼看這周老魔如此,怒意漸起,掐訣間再次出手,可無論他如何去嚴刑,那周老魔最后依舊長笑。其他獄卒也都帶著怒意,紛紛上前幫助。

    白小純在一旁又一次看呆了,看著第九隊的眾人,不斷地逼問與折騰,直至過去了整整一天,那周老魔氣喘吁吁,可其他人,也都精力耗費不少,但卻依舊無法讓這周老魔開口說出寶藏。

    “該死的,這家伙的嘴太硬了”眾人退了回來,一個個滿是無奈,此刻人人紅著眼,盯著周老魔,恨不能進入到對方的腦袋里,去找到答案,尤其是那長臉青年,更是咬牙切齒。

    “這周老魔被抓來時,身上幾乎都空了,可他這一生的寶藏之多,必定不少,一定藏在了什么地方”

    “此人曾經元嬰大圓滿,半步天人,縱橫一甲子歲月,僅僅是被他滅的族群,就超過了二十個之多,他的寶藏,豈能少了”

    看著身邊同僚一個個無奈中的不甘心,白小純遲疑了一下,沒忍住,問了一句。

    “這個我們可以搜魂啊?!?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女人倒卖什么赚钱 彩九网址 晚上休闲时间赚钱 万森彩票游戏 凭借投机长期赚钱的人 辽宁麻将玩法教学视频 注塑机干什么赚钱 收旧衣服怎么赚钱 刘老根大舞台赚钱 赚钱放 萬豪线上娱乐首页 宁夏划水麻将怎么玩 赚钱宝怎么复位 传奇多少级可以赚钱 雅尚彩票群 苹果平板电脑挂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