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因茨vs霍芬海姆: 第37章:寬衣解帶


    顯然葉宋的這一動作引來了無數視線,也包括馬上那位負責迎接時辰的寧王蘇宸。蘇宸的視線落過來的時候,簡直是鐵青了臉。

    葉宋刷地一下打開了折扇,意猶未盡道:“個個都是美人兒啊?!?br />
    “公子”沛青掇了掇她的手臂,“王爺正在往這邊看呢”

    葉宋眼睛細瞇成了一條縫兒,對沛青的話還渾然不覺,視線依舊落在舞姬們臉上,看著她們額上的梅花妝,那朵小巧的梅花分外別致,綻放出金色的梅蕊,令人觀之生憐,道:“妞兒們額上的梅花,畫得可真是生動?!?br />
    舞姬后面便是南瑱奉上的一箱箱進獻給北夏過皇室的禮物,那抬禮物的隊伍足足有十余丈長。等著禮物都抬完了,前方的蘇宸才插進隊伍當中與南瑱使臣們寒暄幾句,有說有笑的樣子,但皮笑肉不笑相當的大牌。

    葉宋看見了那些使臣們的樣子,五官輪廓相較于北夏的百姓們顯得十分深邃,心中微微一沉。這不禁讓她想起了上次在街上差點被馬車撞飛的事情,里面的兩個男子是南瑱人

    蘇宸領著使臣們堪堪從葉宋面前走過時,冷不防蘇宸的眼神斜睨了下來,冷冷冰冰的,用兩三人才聽得見的聲音道:“一會兒本王回來看見你還在這里的話,你知道后果?!?br />
    看著蘇宸遠去的背影,葉宋半晌才反應過來,哆嗦了一下道:“怎么辦,被威脅了,沛青我好害怕哦?!?br />
    沛青撇開一邊:“公子請正經一點?!?br />
    南瑱的使臣隊伍浩浩蕩蕩地進入了皇宮的宮門以后,街上圍觀的百姓一哄而散。該擺攤的繼續擺攤,該吆喝的繼續吆喝,街上重新熱鬧了起來。不少男人們三五成群,還八卦著方才那群舞姬當中哪個最勾魂,有的被婆娘逮到了,揪著耳朵回去了。

    眼下雖已入秋,但正午時分的太陽還有幾分辣度,沛青怕葉宋在陽光底下行走太久被曬傷,不由踟躕地道:“公子,午時了,要不,我們回去吧”

    “天色還早”,葉宋走了一會兒,停頓了一下,忽然道,“既然出來了,我們就去吃頓免費的午膳?!?br />
    沛青有些愣,繼而意識過來葉宋要去什么地方,趕緊跟上。

    葉宋去了許久未去的棋館。小巷中人跡稀疏,那棋館安落,像是一座供人旅途勞頓后的驛站,可以給人遮風避雨。

    老板一眼便認出了葉宋來,忙把葉宋跟沛青往樓上引,道:“公子好一段時日不來了?!?br />
    葉宋笑笑:“虧老板還記得?!?br />
    老板打開了雅間,葉宋抬步進去,老板問:“午時已至,公子想用何種膳食”

    葉宋隨意在榻幾上落座,淡淡道:“隨便幾樣即可,麻煩老板了?!?br />
    老板關門退出。葉宋深吸了幾口氣,好似那空氣中尚還留有幽幽余香。沛青皺眉道:“公子,這房間已經很久沒通風透氣了?!彼底潘妥叩醬扒壩巴鈣?。

    葉宋忽然道:“別開?!?br />
    沛青一愣:“為什么”

    “先別開?!幣端偉踩壞?。

    很快老板送了菜肴進來,色香味俱全,配的酒也是不怎么醉人的清酒。葉宋夾了一口菜,對正準備退下的老板道:“蘇公子,上一次來是什么時候”

    老板想了一想,道:“蘇公子也是很久沒來了呢,上一次,大概是兩個月前吧?!?br />
    葉宋側頭對沛青一笑,道:“不是要開窗透氣么?!?br />
    葉宋跟沛青在偌大的雅間里吃完了午飯度過了整個明媚的中午,午睡睡醒之后兩人聽說今日梨園里正好有戲看,便晃悠悠地晃去了梨園看戲。

    這場戲花的時間不是很長,也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精彩,等出來的時候正是半個黃昏。沛青催促道:“公子,王爺應該快要回來了吧”

    這時沛青正堪堪路過素香樓,隨著夜幕即將降臨素香樓的生意逐漸火爆,她搖著扇子腳步就不受控制地往里挪去隨口道:“莫慌,還早得很,來,我們先去里頭瞧瞧?!?br />
    沛青跺腳:“公子”

    素香樓里的姑娘婀娜多姿地出來,看見葉宋正有這心思,長得也俊俏,不由心花怒放,個個招搖著香帕對葉宋使出了勾魂招式。

    葉宋頓時就搖著扇子風騷地過去了。留背后沛青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怎知,才將將踏上素香樓的臺階,沛青一聲驚呼,葉宋面前就投下來一抹陰沉沉的暗影。一個修長挺拔的男人擋住了她的去路。那完美無瑕的側顏,冷俊的眉眼和如山巒一般的鼻梁,叫姑娘們看飛了魂兒,緊接著順了順面團一般半路的酥胸,咯咯嬌笑:“哎呀這是哪里掉下來的俊哥哥呀,可嚇死奴家了”然后上前,把男人圍住。

    葉宋抬眼,見是來者不善的蘇宸,愣了一愣,隨即笑得六畜無害:“原來你也好這口兒,你來這里,南氏知道嗎”

    蘇宸未回答,冷冷地拂開眾黏上來的姑娘,臉上寫著“生人勿進”四個字,然后一步步朝葉宋走下臺階。他走一步,葉宋就退一步。

    “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是不是”

    葉宋順口充愣:“你說了什么,當時那么嘈雜,我聽不見啊。你再說一遍?!?br />
    “真的沒聽見”蘇宸步步緊逼。

    葉宋“認真”地想了一想,然后惱恨地用扇子敲了敲自己的額,咬牙道:“我耳力還不錯,現在回想了一下似乎隱約想起了什么,想讓我回去是嗎,你莫慌,我這就回去?!弊碚瀉襞媲?,一本正經,“沛青,走,回去了?!?br />
    葉宋才走出不過五步,突然后面低氣壓再度襲來,她還來不及閃躲,只覺腰身一緊,整個人凌空被扛起,蘇宸面不改色地把她扛著回王府了。

    花姑娘們久久行注目禮,然后恍然大悟又分外遺憾。原來這兩位公子都好的是另外一口兒啊,把她們幾個當消遣了。姑娘甩甩香帕,招攬其他客人了。

    葉宋攀著蘇宸的肩,被蘇宸扛著走了老遠才回過神兒來,腦袋充血般難受,簡直對蘇宸刮目相看。他何等尊貴何等自視清高啊,居然,舍得動手扛她,真真是太不妙了。

    蘇宸走的都是些橫橫豎豎穿插的巷子,巷子里安靜,行人很少。葉宋破口大罵:“你他媽放老子下來扛我干什么我有腿,自己不曉得走啊”

    蘇宸充耳不聞。

    葉宋掙扎了一陣,手胡亂掐蘇宸的肩膀,蘇宸不為所動。

    葉宋鬧了一陣累了,覺得應該來點兒軟的,遂好言相勸道:“蘇賤人,不是說了嘛,你我互不相干,但起碼也要互相尊重不是你這般扛著我不累啊要不要歇歇我還是可以跟你心平氣和地一起回王府的,但你能讓我走回去嗎這樣實在”讓她覺得反胃啊。

    說真的,被他這樣扛著,葉宋覺得還不如被個好看點的陌生人扛著來得舒服。現在她渾身都是雞皮疙瘩,走一路掉一路。

    蘇宸還是充耳未聞。

    然后葉宋沉默了一陣,蘇宸以為她敗了,她頭是垂在蘇宸后背的,蘇宸的手箍著她的雙腿,真跟扛大米沒什么差別。

    葉宋沉默地,伸手在蘇宸的后腰上捏了一把。

    蘇宸渾身一震,腳下頓了頓,繼續走,口中寒森森道:“葉宋,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br />
    葉宋撇撇嘴,緊接著手指靈活地往蘇宸腰間一勾,解了蘇宸的腰帶。

    恰逢一百姓路過,見此曖昧情緒,愣了一愣,隨即掩面大奔:“光天化日啊”

    蘇宸胸膛起伏著,然后還是沒忍住,一把將葉宋丟了出去,摔得她眼冒金星。這是跟在后面的沛青急忙上前扶起她,她扶著屁股站起來,手中還拽著蘇宸的腰帶,面對蘇宸要吃人的眼神,把腰帶甩搭了兩下才丟給他,呸了一聲,轉身大步往前走,道:“別他媽在老子面前??嵐緣?,南氏喜歡,老子可不稀罕?!彼底龐肱媲嘍允右謊?,低低數了個“一、二、三,跑”,兩人極有默契地撒腿狂奔,好像后面有老虎稍稍跑慢了一步就會遭殃。

    蘇宸一邊系腰帶,一邊瀕臨崩潰地爆了一句葉宋常爆的粗口:“你他媽有種別被本王逮到?!?br />
    蘇宸剛想提氣運輕功去追,不想這時兩侍衛見縫插針地進來找到了他,道:“王爺,皇上讓您進宮陪宮宴?!?br />
    蘇宸蹙眉,冷冷道:“本王不是說了,只負責接人嗎”

    侍衛頓了頓,道:“可是賢王他說臨時肚子痛去不了?!?br />
    接待南瑱使臣本是分工合作的。寧王蘇宸負責出來接人,而賢王負責陪人,皇上呢則負責收禮,結果現在人接了禮也收了,賢王卻偏偏鬧肚子不肯陪

    蘇宸冷笑:“賢王這肚子還痛得真是時候?!畢屯跏薔醯謎夤縑蘗乃圓挪蝗サ陌上屯醵瞧だ锏幕ɑǔψ佑屑父鐾潿蛄思父黿崴記邇宄?br />
    侍衛恭恭敬敬道:“皇上口諭說,畢竟賢王打過南瑱大軍的臉,不好露面?;骨臚躋?br />
    蘇宸拂袖揚長而去:“都是屁話?!?br />
    他累了一天,眼下還得去宮中陪使臣參加宮宴,想想都氣不打一處來。</></>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临沂托运部赚钱吗 什么赚钱24小时到账 在保定跑美团赚钱吗 大豪门彩票游戏 太阁立志传4赚钱秘籍 如何勾起一个人赚钱的欲望 捕鱼大师官网注册 如何用云付赚钱 买了农用车怎么赚钱 k1彩票网址 手机刷码赚钱是真的吗 做车联网投入怎么赚钱 现金真人麻将游戏平台 股票下跌主力如何赚钱 在济南山师开服装店赚钱吗 打麻将怎么用纸牌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