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拜仁vs霍芬海姆: 第178章:英姑娘的來歷


    蘇靜搖了搖她,她皺起了眉端,吐了兩口水,睜開眼睛,長緩出了一口氣,抬眼看著渾身濕透的蘇靜。那冷琉璃的色澤,染上熹微的霞光,臉色有些蒼白,看起來美麗不已。

    蘇靜胸口起伏著,涼薄的下巴上水滴晶瑩,卻道:“對不起?!?br />
    等眾人起身出來一看究竟時,葉宋和蘇靜已經各換了干衣,就是頭發還濕濕的,正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飯。見葉青和歸已來了,蘇靜連忙招手笑道:“早啊,快過來吃,我們也剛吃?!?br />
    葉青看看蘇靜,又看看一臉淡定的葉宋,疑惑道:“你們,怎么頭發都濕啦”

    蘇靜笑睨了一眼葉宋,道:“早上碰巧,起來一起洗了個頭唄?!彼笆碧飧齷疤?,問葉青,“你知不知道歸已他其實有夢游癥啊”

    葉青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歸已木著臉道:“蘇公子還是吃你的飯吧?!?br />
    一桌四人,都動筷子了,才發現少了一個。蘇靜回頭去看,見英姑娘穿了一身火紅的衣裳,正白著臉站在那里不敢過來。

    蘇靜挑眉,道:“過來吃飯呀?!?br />
    英姑娘搖搖頭,他便笑開了:“怎么,怕我們吃了你”

    “你們”她早看見歸已從他自己的房間出來時就知道計劃失敗了,這里又看見蘇靜和葉宋在一起,兩人又都頭發濕著,心里就涼了一大半,這豈止是失敗了,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英姑娘看著蘇靜和葉宋,眼里登時包了兩包眼淚,扭頭便跑回了房間,道,“我不吃了,你們吃吧”

    葉青看著她的背影,不屑道:“這大清早的哭給誰看呀,真是晦氣。蘇四,她是哭給你看的嗎”

    蘇靜聳聳肩:“我只叫她過來吃飯而已,這也錯了”

    “不是你的錯那是誰的錯,她就是你招惹來的。我看著就心塞?!?br />
    吃飽以后,葉宋和蘇靜都不約而同地各自回房補覺去了。葉青看得更加疑惑,剛想問歸已一句,歸已還在別扭,木木道:“我沒有夢游癥,你別聽他瞎說?!?br />
    葉青抿唇樂呵呵地笑起來,伸手戳了戳歸已的腦門,道:“你有沒有都沒怎么樣,我又沒介意?!?br />
    蘇靜翹著二郎腿,枕著雙手在床上躺下,睜著桃花眼望著上方的蓬頂。說是睡覺,實際上大半宿沒合眼,眼下他也了無睡意。只要一閉上眼睛,腦海里浮現的,全部都是昨夜瘋狂的畫面,他第一次見到葉宋那般挑逗撩人的模樣,全然不是平時冷冷淡淡的樣子,不由無奈地勾唇一笑。

    只怕,是對待蘇若清,她才會那樣。

    葉宋推門回到自己的房間,身體還有些虛脫無力。泡了那么久的冷水,不冷才怪。

    舉目一望自己的房間,一片狼藉混亂。桌上茶杯碎了一地,茶漬把木地板沁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跡。桌布,半掀半落,窗扉大開,上面拴著自己的鐵鞭,風一吹,發出輕微的響聲。她走過去,把鐵鞭從水里撈起來,一圈一圈挽在手臂間收好,再回頭一看床榻,床單被褥都折皺得不成樣子。

    有關昨晚的記憶,她還零零碎碎地記得一些。和她瘋狂纏綿的男人,除了蘇靜還會有誰。總不會是蘇若清真的來了,她定是覺得蘇靜和蘇若清有兩分相似,錯把蘇靜當成是他了。這要錯,也不是蘇靜一個人的錯,她也有錯。即便是后來看清是蘇靜,她居然

    葉宋默默地整理好床鋪,耳根微微發燙。她一頭倒下,閉眼便睡,心中默默念著蘇若清的名字,想著他的模樣,安然睡去。

    下午時,葉宋睡飽了,一腳踹開了英姑娘的房門。英姑娘嚇得不輕,站起來便往墻邊躲:“你、你想干什么”

    葉宋一句廢話也不多說,揚鞭便朝她甩去。英姑娘大駭,慌忙撒出一把銀針來,鐵鞭在空中快速地盤旋,紛紛把銀針掃落,往房間四面八方釘去,最后一枚直反向刺入了英姑娘的臂膀,英姑娘臉色慘白,連忙忍痛取出銀針,從懷里掏出一枚藥丸含下,怒道:“你到底想怎么樣”

    葉青等人都被引了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蘇靜讓他們都不要靠近,便只好不遠不近地看熱鬧。葉青問:“二姐為什么突然發這么大的脾氣啊”

    蘇靜認真道:“可能是因為英姑娘喜歡我,你二姐吃醋了?!?br />
    “呸?!?br />
    英姑娘見外面大家都站著,卻沒有一人出來阻止,葉宋又揚鞭朝她擊來,她左躲右閃,銀針也撒完了,挨了幾鞭子,痛得眼淚都出來了,又道:“你何必跟我一個小姑娘計較你勝之不武”

    “這個時候來跟我說你只是一個小姑娘,不嫌太晚了嗎”葉宋不客氣地再往英姑娘什么招呼了幾鞭子,“我來教教你,怎么做一個小姑娘?!彼底瘧拮穎惆延⒐媚錮Φ媒嶠崾凳?,去船頭那了一根麻繩來拴在鐵鞭上,伴隨著一聲慘叫,英姑娘一腳被踢出了船外,水聲四起。

    “你干什么把我推進江里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葉宋嘴角勾起一抹冷淡的笑,其余三人見葉宋這模樣,都避而遠之,惹不起。英姑娘平時太不招葉青喜歡,別說為她求情了,還沒鼓掌幸災樂禍就很不錯。而歸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蘇靜更是覺得應該給這小姑娘一點教訓,給葉宋消消氣也好。

    船沒有停下前行,而英姑娘被繩子拉著也跟著前行。不管她會不會游泳,葉宋可不會心軟,英姑娘要么掙扎,要么被淹,葉宋決計不會拉她一把。葉宋把繩索栓在了船欄桿上,英姑娘為了避免多喝幾口江水,不得不雙腿抵著船身使頭跳出水面,可這樣不一會兒就會腿麻,她順著繩索往上攀沿,船身又很滑,試了幾次,還沒爬到一半呢人就又噗通一聲掉了下去。如此反反復復,英姑娘再也受不了,大哭了起來。

    葉宋身體斜倚在欄桿上,低著眼簾往下看。英姑娘起初還連哭帶罵,后面沒力氣罵了,哭的聲音也漸漸小了下來。葉宋道:“你在水里好好冷靜冷靜,什么時候意識到自己錯了,再叫我?!?br />
    英姑娘提氣又罵了一句:“你個丑女人,我才沒有錯,是你先搶了我喜歡的男人”等她抬頭時,甲板欄桿上哪里還有葉宋的人影,她已經走開了??蠢詞搶湊嫻?。

    英姑娘只好大聲喊蘇靜,蘇公子、蘇哥哥等各種親昵的稱呼都換了個遍,蘇靜才掏了掏耳朵,爬在欄桿上,一張臉笑得如春花明媚,江風揚了揚他的發,他瞇著眼睛看向遠方,嘆了嘆氣,道:“風太大聽不太清啊,剛才是你在叫我么你是不是餓了我去拿吃的給你?!?br />
    相對于葉宋的無情,蘇靜這般溫柔,讓英姑娘感動得哭了。結果很快,蘇靜又回來,手里拿著一個饅頭,卻沒有要把她拉上來的意思,而是用手指把饅頭撕成了一粒一粒的面屑,像喂魚一樣直接往下面撒,還好心又無辜道:“來,你張嘴接著?!?br />
    “嗚嗚嗚蘇哥哥,求求你拉我上來吧”英姑娘被江水嗆得上氣不接下氣,快崩潰了。

    蘇靜停止撕饅頭了,微微笑道:“我做不了主,我們家都是我媳婦做主?!?br />
    英姑娘抓狂,蹬著滑溜溜的船身,道:“你一個大男人,怎么可能做不了主你這個軟耳朵,怎么能被女人壓制嘛,你騙我的”

    蘇靜好笑道:“你明明認個錯就可以上來了,犟什么呢?!?br />
    英姑娘咬牙切齒道:“讓我向那個女人認錯,這輩子都沒可能”

    蘇靜便對她豎起了大拇指:“嗯好骨氣,反正離姑蘇最多不過兩天的行程了,相信我,你撐得住的?!彼底瘧閿葡械乜兇攀擲锏陌脛宦?,咽了兩口,又悠悠道,“你知道嗎,她能這么對你,說明你委實是個小姑娘,沒有跟你真計較。不然,可能連這綁你的繩子都沒有,直接踢下江去,你要么游回昏城,要么游去姑蘇,淹死了她也不會管你的?!?br />
    說著蘇靜便去拉了拉欄桿上的繩子,英姑娘滿懷期待,結果蘇靜又壞笑著放了手,逗得英姑娘哇哇大哭,“壞人你們都是壞人”

    蘇靜吃了兩口白面饅頭便覺索然無味,他順手就往江里拋去,加上之前的饅頭屑,惹來了不少爭食的魚群,嚇得英姑娘慘叫連連。蘇靜欣賞著她的反應,手指叩著木欄,輕笑兩聲,道:“這都上了好些天的賊船了,才知道我們壞么?!彼底瘧砬橥蝗煥淞訟呂?,眼里淌過淡淡的寒意,“幸好你只是個小姑娘,不然就算阿宋給你留條活路,不代表我會給你留活路。就把你抹了脖子丟江里喂魚,我認真起來也絲毫不帶馬虎的?!?br />
    那一刻,英姑娘害怕地噤聲。她望著蘇靜直起身體,離開了欄桿處,怔怔回不過神來。隨后淚如雨下,哽咽得不成聲。她還以為蘇靜是個不會生氣,總是帶著笑的溫柔男子,沒想到是自己沒惹到他罷了,惹了他他就會很兇,要殺人。

    她真是瞎了眼了,居然被蘇靜的外表所蒙騙。

    傍晚時,英姑娘在水里已經一聲不吭了。這夏暑漸消,水雖不算寒冷,長時間泡下來人還是受不住。英姑娘是一會兒昏睡一會兒醒的。

    蘇靜在甲板上安了小灶,大家烤魚吃。蘇靜翻魚時,葉宋就很配合地在上面撒鹽和胡椒,兩人既淡定又悠閑。葉青很久沒聽到英姑娘的叫聲,心里有些虛,道:“二姐,她不會是被淹壞了吧”

    話音兒一落,英姑娘又一次被江水浪花給潑醒,緩過一口氣,冷得舌頭都打結。她再也受不了了,沒有了先前那股不屈不撓的狠勁兒,張口就大哭大喊:“我錯了嗚嗚嗚嗚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們拉我上去”

    等她喊了一陣,葉宋才不急不緩地走到欄桿旁,伸頭往外瞧了兩眼,見小姑娘臉色被凍得烏青,便問:“哪里錯了”

    英姑娘咬牙,承認道:“我不該,我不該給葉姐姐和歸哥哥下藥我就是不喜歡蘇哥哥圍著你轉”

    葉宋手撫在欄桿上,先不急著拉她起來,而是問:“你是怎么下藥的”她著了道也便算了,歸已夜游的事情蘇靜已經告訴了她,他那么高的功夫也能不知不覺地著了道,看來這小姑娘委實是有兩把刷子。

    英姑娘就原原本本地從實招來:“我在你們的窗欞上放了迷藥,風一吹就擴散,只要吸進一點點就中招”

    葉宋不置可否地挑眉:“你確定你給我放的就只是迷藥”

    英姑娘要哭要哭的,可憐巴巴道:“還有、還有一點點媚藥”

    一點點。一點點媚藥就險些讓葉宋失控,泡了一晚上的冷水

    葉宋再問:“你這些鬼把戲哪里學來的”

    “是我娘,我娘教的”英姑娘囁喏道,“我娘是江南鬼毒”

    她這話一出,葉宋不由回頭看了看蘇靜,蘇靜也同樣抬頭看著她,桃花眼里的流光滟瀲。鬼醫和鬼毒,可是江南一帶并排一列的,只不過江湖上素少有人知道這鬼醫和鬼毒的關系。蘇靜低低笑道:“那不就是鬼醫的女兒了么,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br />
    聽蘇靜這話,鬼醫和鬼毒是夫妻

    葉宋勾起嘴角,隨手拉起了繩索,便把水下的英姑娘給拽了上來。英姑娘站在甲板上,渾身濕透,瑟瑟發抖,那模樣要多凄慘有多凄慘。她再也不敢惹葉宋和蘇靜了,這輩子再也不想泡澡了

    剛來得及嚎了兩嗓子,聲淚俱下,葉宋便打斷她道:“回房,換身衣服,擦干頭發,出來興許還趕得上吃烤魚,你確定你要先哭完了”

    英姑娘瞪著眼睛一瞧,那邊夾著幾條魚,她又一天沒進食,餓得幾乎四肢無力了,連忙咽了咽口水,蹬地含淚轉身跑回自己的房間了。

    等她濕著頭發出來時,小臉還是卡白卡白的,兩只眼睛紅通通的,葉宋遞給她一碗熬好的魚湯,她遲疑著接過來,又遲疑著想喝卻不敢喝。葉宋好笑道:“怕我給你下毒”

    英姑娘悶聲不語,算是默認了。

    葉青一看就沒來好氣,道:“我二姐好心好意給你熬碗魚湯暖身子,你還懷疑她給你下毒你不喝就拿來,我還想喝呢”

    英姑娘來勁了,捧緊了那碗魚湯,回嘴道:“誰說我不喝她要敢毒我,我就毒死這整船的人”說罷便仰頭咕嚕嚕喝了個精光。

    葉青氣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等喝了一碗魚湯,英姑娘嘴饞那架上烤著的香噴噴的魚,又厚著臉皮蹲了過來,直流口水。她畢竟年紀還小,經過這次犯錯以后也深刻地吸取了教訓,時而也露出率真的性子,只要不任性也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眾人見她這般模樣,神情都略緩和。

    吃魚的時候,葉宋挑了一整條給她。她簡直不可置信,傻傻地望著葉宋。葉宋似笑非笑地挑眉:“不喜歡那我拿走?!?br />
    “別我喜歡”英姑娘搶了過來,被燙得直唏噓,還是不停地用手去掏魚肉來塞嘴里,不住地卷舌頭,“好吃啊,太燙了”

    本來她吃得挺開心的,可是一看見蘇靜小心地挑了魚肉里的刺,才送進葉宋碗里時,又一臉的不開心,悶悶道:“蘇哥哥你看我不好嗎,為什么要喜歡她而不喜歡我”

    歸已涼颼颼地盯了蘇靜一眼。

    蘇靜擺手,哈哈干笑,對歸已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小姑娘嘛,你何必把人小姑娘的話當真呢?!憊橐崖褳?,繼續幫葉青挑魚刺。

    英姑娘不滿意了:“我哪里還是小姑娘,我都已經十六了”

    蘇靜笑瞇瞇道:“誠然,十六的姑娘已經是大人了,可我比你大了七八歲,你不覺得我太老了嗎找對象,就要找年紀相當的,你貌美如花的時候他也風華正茂,這樣才般配?!?br />
    英姑娘不吭聲,似乎在仔細思考這個問題,半晌抬頭問:“那以后我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嗎”

    蘇靜道:“當然能,你找男人不能只看表面,要找個真心實意對你好的。我就太花心了,不適合你?!?br />
    “哼,哪有自己說自己花心的?!庇⒐媚鋨淹放さ揭槐呷?,“可是我娘說,找男人不要找太死板頑固的,以后會吃虧?!?br />
    “看來你隨你娘?!幣端魏鋈壞?,“那你爹也是挺不容易的,他很死板頑固”

    英姑娘嘟著嘴:“誰說我爹不容易,他整天就知道研究醫術,是我娘把我辛辛苦苦養大的,真正不容易的是我娘”

    “所以你娘教了你這些,去坑害別人”

    英姑娘翻了翻白眼,道:“我娘是怕我在外面遇到了壞人,防身而已。我娘說了,普天之下那么多的人,我爹既然是姑蘇第一神醫,那我和我娘就負責給人下毒,看他救不救得過來?!?lt;/></>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吃鸡游戏名 57157彩票苹果 竞猜赚钱最好的网站 草莓合作社赚钱吗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新手赚钱秘籍 律师那个专业赚钱 万达卖文旅项目赚钱吗 迅雷彩票网址 活猪批发赚钱吗 在家做寿司赚钱吗 千旺彩票苹果 毫纤堂本草植物茶现在代理还赚钱 小米是靠金融赚钱吗 腾讯卡五星下载安装 欢乐捕鱼港 做正规电视购物厂家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