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81章:為什么要嫁給他!

霍芬海姆vs柏林赫塔: 第81章:為什么要嫁給他!


    太醫院開的藥喝了之后容易犯困,葉宋成日在這鳳棲宮里就是只有一件事做那便是活著,也只有她喝了藥之后睡著了,安靜的模樣卸下滿身防備,蘇若清才能在她身邊好好陪她說話。

    今天耽誤了許多時間,御書房里的公務可能是堆積如山了,奏折蘇若清也一封未批。他一點也不著急,陪著葉宋直到入夜,寢宮里亮起了一盞盞的燈。

    蘇若清坐在葉宋床邊,葉宋側身靠里睡著。他手指輕柔地撫過葉宋散在枕間的黑發,沉默了很久,才說:“出嫁那天,你去到行宮的時候看見一個與長公主身形相似的人,朕以為你不會再貿貿然地闖進皇宮里來。就算你不來,朕也不會為難百里明姝,就當是昭告天下納百里明姝為妃,等時機成熟了朕會送百里明姝出宮,讓替她之人代替她住在這后宮里享盡榮華富貴,如果那時百里明姝還愿意從此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的話?!?br />
    葉宋輕微一震。

    蘇若清又繼續如若無事淡淡說道:“可你到底還是來了,朕以為你想得很清楚,是心甘情愿陪在朕的身邊。現在看來,是朕想錯了么?!?br />
    “蘇若清,你一直都在算計我。我不如你,我不是帝王,想不到你想的那么多,因而不會是你的對手。我之所以來,想的就只有我家人的幸福,就算我多不愿意,我也只會愿意?!?br />
    “那你有想過朕么”蘇若清問。

    葉宋頭埋在枕上,笑了起來,了無哀色,道:“想過,感情這回事也就不過如此,卻值得你用盡手段來霸占。不斷地傷害我身邊的人,用我的家人威脅我,除了這些謀算以外,最后剩下的寥寥無幾?!?br />
    蘇若清無言以對。

    葉宋又道:“我累了,你去忙你的吧,不用時時刻刻都守著我。以后,也都不用再過來了,我不會晚上再為你留燈,我要走的時候,也請你不要攔著。一直以來,能支撐我到現在還留在這里的,也就是那寥寥無幾的情意?!?br />
    鳳棲宮里的燈,一盞盞熄滅了去。原本三千容華的一座宮殿,瞬時與暗夜相融合,仿佛它本來就適合生存在暗夜之中的。

    時值半夜,南下賑災的隊伍正摸著夜色緩緩進城。守城的官員看見走在前面的蘇靜,又認那令牌,臨時打開城門放行。

    進城以后,蘇在馬上,回頭對英姑娘微微笑道:“英子,我現在送你回將軍府?!?br />
    英姑娘獨自坐在另一匹馬上,聞言撅撅嘴,不屑道:“我看送我回去是假,想見那某某某才是真。蘇哥哥你這是掛羊頭賣狗肉啊?!?br />
    “廢話少說,走了?!彼站裁嬪閑σ馕醇?,隨后一夾馬肚便策馬揚鞭,仆仆地擇路跑去。

    英姑娘趕緊跟上,道:“蘇哥哥,你急什么,等等我啊”

    將軍府一派寧靜,被一串悠揚而輕快的馬蹄聲吵醒。府門守衛瞌睡兮兮地見來人,趕緊進去通報。

    葉青第一時間胡亂穿了衣裳就跑出來,果然看見英姑娘正走進家門,心上一喜,拉住她便道:“這一去怎么去那么久,可算是回來了這半夜回來,城門給你開啊”

    英姑娘側了側身,蘇靜正站在她身后,她說:“也不看看我是跟誰走的,蘇哥哥在前,能不給他開城門嘛。你不知道,蘇哥哥回來的時候可趕了,應是把半個月的行程縮短了一半”說著就四處張望,“咦,葉姐姐呢她莫不是睡得死吧我去叫她出來”

    英姑娘說得一點都不假。蘇靜本來就著急趕路,卻不知那天快中午時是怎么回事,彼時隊伍正在林蔭樹下休整暫歇,蘇靜自己也靠坐在樹下,拿一片寬大的葉子遮住了略顯削瘦的臉,英姑娘以為他已經睡著了。突然蘇靜整個就顫栗了一下,像是做了什么噩夢一般,他取下面上綠葉,眼瞳里還有微紅的血絲殘余,顯然是太過疲憊休息得不好。英姑娘正想問時,蘇靜失神地輕輕囈念了兩聲,他在念葉宋的名字,隨后慌忙地起身上馬,命隊伍繼續不停地往前趕路,除了必要的吃和睡,片刻都沒有停過。

    英姑娘剛走兩步,就被葉青拉住了手。葉青看了看蘇靜,那雙桃花眼異常的明亮,有些怔愣,與英姑娘道:“你別去了,她不在家?!?br />
    “啊為什么”英姑娘不解地問。

    這時葉修夫婦聽到了動靜,也隨后出來。英姑娘一看見他倆,就震驚得張大了嘴:“你們這么快就成了什么時候的事”

    葉青沉默片刻,道:“就在你們走了之后不久,大嫂就嫁給了我大哥?!?br />
    百里明姝的身份特殊,英姑娘隱約知道一些。只是蘇靜知道得比她更為詳細清楚,倘若百里明姝能夠嫁給葉修,那必然中間有一個十分豐富的過程。

    不等英姑娘開口問,蘇靜便直直道:“葉宋人呢”

    葉青和葉修都沒有說話。百里明姝瞇了瞇眼,歪頭細細看了蘇靜兩眼,審視著他的表情緩緩地說:“她為了換我,代替我進了宮?!?br />
    蘇靜的表情霎時出現一道裂縫,被百里明姝收進了眼里。她也不知道這種篤定的感覺從何而來,就是覺得眼下這蘇靜回來了,葉宋興許就不必再那么辛苦。

    果真蘇靜深深看了百里明姝一眼,不悲不喜,但卻如風雨欲來般。他一言不發,轉身就猛往外跑了,幾個跳躍頓時消失在幾人的視線里。

    葉修看著那個方向若有所思。而葉青和英姑娘則又是一臉震驚。

    百里明姝舒了一口氣,握了握葉修的手,道:“他不會讓阿宋受委屈的?!?br />
    葉修低頭看她,問:“你怎么知道”

    百里明姝笑笑道:“女人的直覺。放心吧,我想阿宋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相公,回屋睡覺了?!?br />
    蘇靜站在宮門前,仰頭望著面前一個巨大的漆黑的牢籠,大口喘著氣。禁衛軍正時不時穿梭著巡邏,他對這里的布局熟悉之至,輕而易舉地躲過層層宮中防衛,跳進了宮門。

    也許黑暗,才能讓葉宋更加的適應一些。即便白天昏昏沉沉地幾睡幾醒,晚上她也還是能夠睡得著。身體經過這次服毒以后元氣大傷,再也比不得從前隨時隨地都精力旺盛,就連她的呼吸也透著一股虛弱的味道。

    寢宮里漆黑無比,葉宋側身面向床榻里側,迷迷糊糊間就感覺到床邊站了一個人,不說話也不怎樣,那雙灼熱的視線就直直落在她的后背上。隔了許久,那人才在邊上緩緩坐了下來。

    葉宋自然以為是蘇若清,惺忪道:“我不是說過了,以后你都不用到這里來。你看,這里沒一盞燈是為你留的?!?br />
    床邊坐著的人不說話。葉宋等了一會兒,漸漸有些清醒了,才終于后知后覺地發現異樣,就連呼吸的空氣里也傳遞著異樣的感覺。她倏地睜開雙眼,身體彈也似的坐起來,堪堪一轉身,就與床邊的人咫尺相隔面對面,幾乎鼻尖貼著鼻尖。

    葉宋張口就想出聲,被他先一步很有默契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聲音沙沙啞啞的,道:“別叫,是我?!?br />
    葉宋瞠了瞠雙眼,隱隱看清面前的輪廓,在嗅到仆仆的梅花香的那一刻,心尖冷不防地顫抖了一番。

    是蘇靜。

    蘇靜見她不出聲了,才緩緩地放下手來。葉宋蹭得傾身揪住他的衣襟,頗有些氣急敗壞地說道:“你瘋了你怎么會來這里你是不是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蘇靜輕笑一聲,道:“我是瘋了,明明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還是忍不住跑來找你,因為我沒想到你竟也會在這個地方?!?br />
    隨后便是一陣沉默。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聽說你嫁給皇上了”

    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道。

    葉宋一愣,抬頭看著他。心里突然有種非常糟糕的感覺,但她說不出究竟是哪里糟糕。緊接著蘇靜雙手撐在她身體兩邊,猛地靠近她,低低一字一句地問:“我問你到底是不是嫁給他了你就那么喜歡他,喜歡到連你最向往的自由都不要了,喜歡到你居然愿意一輩子像被折斷了翅膀一樣鎖在這囚籠里你回答我”

    葉宋心里突突突地跳,眼眶沒來由地就酸了。她低頭捏著鼻梁,企圖消散這種要命的感覺,輕笑兩聲還嘴硬道:“我怎樣,關你什么事值得你大半夜地跑來,就是為了問我這個”

    蘇靜嘴唇有著溫溫軟軟的觸感,從葉宋的耳垂輕輕擦過。他低低道:“我也想知道你怎樣究竟關我什么事?!彼蛋?,葉宋側頭看他,他不閃不躲,雙手直接扣住葉宋的脖子,就霸道強硬地吻了上去。

    雙唇相貼,蘇靜道,“葉宋,你怎么能不告訴我一聲,就嫁給他。我原以為你會”后面的話,他沒有說出口,而是用力攝取她的氣息,品嘗她的味道。

    葉宋大腦空白了一陣,根本不知道這算是什么樣的發展,只能感覺到唇邊上傳來火辣辣的溫度。</></>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三人麻将要去掉什么牌 福州麻将怎么玩 公司用几百台手机怎么赚钱 快播彩票首页 会电焊加工什么赚钱 街头卖唱 赚钱 金沙彩票苹果 酒馆赚钱吗 361彩票网址 现在合肥做什么生意赚钱 在快手上销售槟榔能赚钱吗 人民棋牌掌心南京麻将 集分宝刷广告赚钱是什么软件 制作什么产品赚钱 英雄杀赵飞燕 种植游戏赚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