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主教练是谁: 第411章:中秋之夜


    這第二爐出來的月餅才能給蘇靜吃,只是葉宋見他讒得很緊的模樣,一時間起了逗玩之心,故意不給蘇靜吃,蘇靜無法,只好動手上來搶。

    于是冥冥之中,某個很饞嘴的白袍老頭,抱著葉宋祭給他的月餅,一邊吃得津津有味一邊看著廚房里你爭我搶的兩人,笑得很是有壞勁。

    只不過,能看到他們最終成了美事,老頭也為他們感到由衷的開心。一盤月餅可不能吃完了,他還得揣了一點兒去同僚那兒下酒。

    葉宋和蘇靜在廚房里轉得不亦樂乎,盡管兩人動作幅度都很小,但難免廚房里呯呯砰砰地響,鐵盆被不小心拂落到地上,像敲鑼一樣哐地一聲?;褂脅說?,也不慎被葉宋的衣角給掃到,蘇靜見它快要落下來時連忙閃身過去接住,不然掉下來傷到葉宋的腳就不好了。結果后來葉宋被蘇靜逼退至碗架旁,她伸手護著手里的一盤月餅。蘇靜笑得不懷好意,兩只像個流氓一樣地摩挲了兩下自己的下巴,痞痞說道:“這下看你還往哪兒跑?!彼蛋照鋈司推松俠?,想把人連帶月餅全部收歸懷中。

    葉宋往旁邊閃身一躲,蘇靜再接再厲。

    哪想蘇靜撲得太猛,簡直就像餓狼撲食,葉宋自然也躲得猛,結果手肘一下子推到了碗架上,都磕得麻木了。她冷抽一口氣,還來不及反應,身后碗架就搖搖晃晃地倒了下來。

    葉宋回頭一看,只見白花花的

    瓷碗頃刻全向她砸來。一瞬間,葉宋覺得這場景未免太過熟悉。

    蘇靜連忙從身后拉過葉宋,轉過身就把她護在自己懷里,微微彎曲的背項讓人感到踏實。他護住葉宋的頭和耳朵,葉宋感覺自己處在一個極度安全的空間內,一切都與她無關。

    那些瓷碗紛紛砸在蘇靜的后背上,然后滾落在地,清脆地碎了一地,最后連木制的碗架也壓在蘇靜的背上。他抬起一只手臂,把碗架給扶起來,隨后才松開了護住葉宋頭部的那只手。

    葉宋再回過神來之際,滿地狼藉,不安地看著蘇靜。蘇靜沖她一笑,道:“我沒事,往后這種事情都由為夫來替你擋著?!彼疃疃罟?,看了看地上,瞥眼道,“這地上的只有明早再叫人來收拾了?!彼婧笠皇侄肆嗽鹵皇智A艘端?,走出廚房,“這月餅和人,都是為夫的,走,咱們賞月喝酒去?!?br />
    蘇靜轉眼間就帶著葉宋來到了王府里的這片梧桐林里,幾棵高大的梧桐樹遮天蔽日一般,在夜色中呈現出龐大的幢幢黑影,生命力頑強而茂盛。

    時不時有落葉從林間飄下,空氣中也泛著草木的清香氣息。葉宋訝然,因為她不知道什么時候,這梧桐林里穿插點綴著一盞盞光線柔和而輕輕跳躍的紅色小燈籠,掛在高高的樹梢上,舉頭望去好似蒼穹散布的繁星。樹下擺放著一張長桌,桌上有酒有水果。

    這些都是蘇靜

    刻意準備好了的。

    他把月餅擺放在桌上,自己仰身隨意便坐在了地上,后背靠著梧桐樹,對葉宋風情萬種地招手道:“夫人,快過來坐。為夫為你精心準備的,你喜不喜歡?”

    葉宋一步步走來,似笑非笑道:“你不是說要賞月么,在這林子里把什么都遮光了,哪有月色可賞?”

    “非也”,蘇靜拉著她的手一把就將她拽進了懷里,抬手指著頭頂的方向,“你往這里看,這一處的樹葉都落光了,剛好能夠看見天邊的月,是不是這樣?”

    葉宋循著看過去,一愣?;構皇欽庋?。蘇靜所指的那個方向,只剩下三兩支光禿禿的樹枝,一輪清月仿佛掛在那樹梢之上,觸手可得。

    蘇靜在她耳邊帶著淺淺笑意,如春風醉人一般,低聲說著:“這樣一來,我們便可以一邊賞月一邊談情趣了?!?br />
    葉宋舒服地在他懷里躺著,道:“有何情趣可談?”

    蘇靜說道:“這梧桐林里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滿林子的燈籠,還能月下飲酒,難道這不是情趣嗎?”

    蘇靜斟了兩杯酒,遞了一杯給葉宋,又道:“來,娘子,我敬你?!?br />
    葉宋干脆地與他碰杯,然后仰頭,低睨出來的眸光似泛著水波一般流光溢彩,定定地看著蘇靜,然后一口喝盡。

    蘇靜拈了一塊月餅來吃,只咬下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塞進了葉宋的嘴里,道:“夫人做的月餅最是好吃了?!?br />
    那酒入口甘冽

    芬芳,葉宋不察,一時多飲了幾杯,等酒勁沖上來的時候她才驚覺頭暈眼花渾身乏軟得厲害,就連掛在樹梢上的月亮也一個變成了時而兩個時而三個。

    葉宋抬手捂了捂自己發燙的臉頰,見蘇靜還自顧自地飲酒,全然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淡定得跟林子里的風一樣。葉宋不由問:“你給我喝的是什么酒?”

    蘇靜舉杯邀明月,笑若春風道:“深巷子里酒鋪賣的杏子酒,怎樣,味道不錯吧?”

    “杏子酒”

    “這果酒香甜,不怎么醉人,但后勁兒就有點沖了。何況這還是窖藏了五十年的好酒,十分難得?!?br />
    葉宋抽了抽嘴角,手捂著眼,熱意上涌,渾身都像置身于春日下一般,暖洋洋的,頭腦也熱烘烘的,道:“你為什么不早說?”

    蘇靜疑惑道:“咦,我早沒有說嗎?我記得我說過了嘛?!?br />
    “你沒有?!幣端握抖そ靨乜隙ǖ?。

    蘇靜呲了一聲,道:“噢,可能是我忘了,見夫人又喝得這么高興,不就是酒而已么,大不了醉個三天,也沒什么要緊的?!?br />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說著葉宋就瞠了瞠眼,她感覺到蘇靜的氣息陡然逼近,輕輕如羽毛一樣落在她微張的雙唇上。酒香越發的濃烈了些,眼前的光景似乎也旋轉了起來,頭頂的小紅燈籠統統化作螢火在林間跳躍飛舞。

    那一吻,像是打破了一個缺口,讓葉宋

    渾身漸漸沸騰起來的熱浪找到了可以宣泄的地方。她主動扒下蘇靜的頭,在他的嘴唇上深深啃咬了幾口,覺得痛快。剛要放手的時候,蘇靜卻不準許了,反倒撅著她的唇舌,婉轉纏綿。

    “夫人你喝醉了?!彼站補蘋筧誦牡廝?。

    葉宋揉著自己的眉心,道:“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們回房吧?!?br />
    “不,就在這里?!?br />
    “就在這里干什么”

    昏暗的紅色微光下,蘇靜抬了抬頭,與葉宋醉眼對視,忽而勾起嘴唇溢出一聲英邪的笑容,“你說為夫想干什么?!?br />
    葉宋被他親吻著,感到周身難耐,身上衣服被蘇靜一件件給剝開,她掐著蘇靜的腰,道:“這里是是樹林,讓人看見了不好”

    “不怕,今晚府里沒什么人,不會看見的。就算叫出來,也不會有人聽見的,當然,除了為夫?!彼底瘧閭狹艘端蔚畝?,一路順著她的脖子往下。

    衣服半開半合地掛葉宋的肩頭,露出她圓潤的肩膀和胸前大片好春光,那肚兜的帶子松松垮垮,是非誘人,蘇靜讓她張開雙腿坐在自己身上,埋頭在她胸前極盡挑弄。葉宋喘息著,抵著蘇靜的胸膛,咬咬牙道:“混蛋我怎么感覺這是你事先就設計好了的”

    蘇靜氣息稍稍有些紊亂,無辜道:“哪有我一向喜歡順其自然的”

    “自然你妹!”

    “夫人你還有力氣說話啊,那為夫可就不客氣了”

    一陣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聲起,葉宋半裸著光潔的后背,在隱約的月色和燈籠光澤下散發出柔潤異常的瑩白色澤來,那雙修長勻稱的腿,張開在蘇靜的腰腹,十分漂亮。隨著蘇靜雙手握著她的腰,對著濕潤不堪的小徑壓下,自己隨之沉沉挺身埋入了里面,葉宋猝不及防,溢了兩聲,雙腿情難自禁地緊緊夾著蘇靜的腰

    蘇靜一面深深往里闖,試圖抵達盡頭,雙手不斷地煽風點火,葉宋氣息亂得一塌糊涂,身上泛著緋紅的光澤,并沁出點點汗意,貼著蘇靜緊實的胸膛,她一面隨著蘇靜的動作而起伏,一面尋著空隙就哼罵兩句:“你耍流氓蘇靜你給我記著”

    蘇靜吻著她的脖子,低低笑道:“我本來就是流氓,也只對你一人這般流氓?!?br />
    紫色衣袍翻飛如蝶,被他揚手鋪在了地面上,隨之他便將葉宋壓在了下面,葉宋感覺天旋地轉,身體里火熱如滾鐵烙著她的身心,她抱緊了身上的蘇靜,蘇靜猛往里挺的時候,她伸長了脖子與他交頸呢喃,眼里映著依稀圓月,整個人飄飄如飛,仿佛只剩下一具軀殼,久久方才回神,仰頭就看見片片梧桐葉從樹枝上落下,有的落在蘇靜的發間,有的從她的肩側輕輕擦過

    夜色涼,蘇靜到底怕葉宋著涼,不敢在梧桐林里待太久。他用衣服包裹著葉宋,趁著夜色回了房。一躺上床,葉宋摸黑就跟蘇靜在床上斗了起來,床榻左搖右擺,很有要垮塌的趨勢。

    簾帳里傳出蘇靜莞爾的聲音:“夫人別打了,床要垮了!”【oo血脈戰神oo黒煙中文網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乡村庙会怎么赚钱 公路画线赚钱么 常来湖南棋牌官网下载 受重生炒股赚钱 彩46彩票安卓 佛山禅城最赚钱的菜市场 越南美女捕鱼 建微信群聚会赚钱 pk彩票首页 波音公司赚钱吗 微信捕鱼明星 在qq里咋赚钱 彩89首页 90级剑魂刷什么图赚钱 长虹彩票网址 非法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