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都市小說 > 大刁民 > 章節目錄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大有來頭

霍芬海姆对不来梅:章節目錄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大有來頭


    從凡高明辦公室一出來,段玉山便拉著任高蘭回到辦公室,關上門便問:“那個李主任,什么來頭”

    任高蘭跟看火星人一般看著老段,一對杏眼瞪得渾圓,良久才發現老段不似騙她,轉身到段玉山的辦公桌旁打開那臺連著公安內網的電腦,擺弄了一陣子后,拉開椅子道:“您自個兒看”

    段玉山一臉不解,等坐到電腦看到那些內網上傳的資料,不由自主地猛咽了一大口口水:“這這真是剛剛那位”

    任高蘭搖頭苦笑道:“當年人家可是全國公安系統的大紅人,如火如荼的掃黑他當先在江北打了一記響炮后才開始往全國推廣,大案要案破了一籮筐,要不怎么說人有少年成名呢不過聽說后來棄警從政,已經到了鹿城干一把手,我之前還在奇怪,怎么突然就沒了這人的消息了,今天我總算知道了,原來人家現在干特殊戰線了。這樣也好,他這樣的人才不干這行才叫浪費”

    段玉山大致將內網上的資源過了一遍,都是把腦袋掛在褲腰袋上干活的人,誰都知道內網上的某些點評和榮譽是要用鮮血和生命去換的,聽到任高蘭的話也不由得點點頭道:“也對,這樣的人才要么干咱們這一行,要么就干情報,放著坐辦公室開大會就太浪費了。對了,我看他很年輕啊”

    任高蘭用手勢比劃了個數字,段玉山嘴巴頓時張得老大,足可以塞進去一個鵝蛋:“這么年輕”

    任高蘭小聲道:“你知道他爺爺是誰嗎”

    “誰啊總不會是什么開國元勛吧”

    “嘿,這回倒是真聰明,說出來嚇死你,他是王鵬震的長子嫡孫”任高蘭背景直通省里,當年崇拜李云道這位公安線上的英雄,還請家里動用關系查了查,最后“王鵬震”三個字將這位在山城背景很深的大小姐震得目瞪口呆,“不過你別以為他是靠老爺子上位的,我研究過,他上去都是因為實打實的功跡,據說他身上有很多傷,都是在一線帶案子的時候留下的。總之,概括起來講,那基本就是一個猛人”

    “誒,對了,剛剛老凡有沒有介紹他現在是哪條線上的主任”段玉山回想著剛剛的場景,摩挲著下巴問道。

    “沒,這還用想嗎,國安跟咱們是一家,見了面不會不提身份,又是特殊戰線又神秘兮兮的,也就剩下軍方了?!彼ψ趴聰虻縋云聊?,上面是李云道穿著制服的一張照片,任高蘭嘿嘿傻笑道,“想不到啊,今天居然能看到偶像,這心情一下子就放飛了,太好了誒,老段,你說我要是去跟他合個影,會不會太突?!?br />
    段玉山哭笑不得道:“合什么影啊,你就不怕丟咱們總隊的臉我說老凡怎么對他那么熱情,原來是這樣?!?br />
    “老凡也不是那種媚上的性格,你沒聽他們說嘛,兩人很多年前在京城青干班見過,老凡是以前幾界學長的身份去做匯報的,那會兒兩人估計就認識了?!比胃呃己蘢邢傅匱芯抗鈐頻?#30340;簡歷,所以分析得鞭辟入里。

    “他們好像在審齊勝利和井文鋒,咱們要不要去湊個熱鬧老凡不是說了嘛,讓我們三大隊全力配合他們在山城的行動?!倍斡襠剿擻戀?。

    “好啊,我也想去看看他們用的什么手段?!蹦芨枷癲⒓繾髡?,任高蘭是求之不得。

    “誒,高蘭,我怎么覺得呂然這個男朋友的地位岌岌可危啊”段玉山打趣道。

    “嘿,老段,你還真別說,要是偶然追我,我立馬把姓呂的甩了,省得他老是磨磨唧唧地拿我的職業說事兒”

    “你這個見異思遷的丫頭”

    “喂,老段,我也三十出頭的人了,你總丫頭丫頭的叫,你不覺得很不尊重人嗎”

    “尊重個錘子,就你個小丫頭片子”

    兩人互懟著來到審訊室門口,老遠就看那幾個兇神惡煞般的男子又守在了審訊室門口。

    段玉山想進去,卻被一名面無表情的男子給攔了下來:“對不起,我們接到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內?!?br />
    在自己的地盤上還被人攔了,段玉山正要發作,卻被任高蘭攔住,老段一臉不滿道:“日他個先人板板,什么意思,這案子跟咱們就沒半毛錢關系了”

    任高蘭安慰道:“他們也是執行命令,都是紀律部隊的人,咱們應該體諒人家”

    說著,她來到門前,笑著道:“我們是刑偵隊的,凡隊讓我們全力配合你們李主任查這宗案子,可是我們現在兩眼一抹黑,什么資料都沒有,這案子從何查起呢,您說是吧我們也不會打擾他們審問犯罪嫌疑人,就在隔壁玻璃外看著,您看成嗎”

    那人見任高蘭說得有理有據,倒也沒有繼續為難他們,但也沒有立即放他們進去,只是扔下兩個字“等等”便轉身進了審訊室。

    為了安全起見,審訊室之前是做了隔音處理的,剛打門,就聽到里面鬼哭狼嚎一般的聲音。

    段玉山和任高蘭同時臉色微變。

    “他們在用刑”這回輪到任高蘭的眉頭皺得很深了。

    “刑訊逼供對我們來說是禁止,但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家常便飯,畢竟是涉及國家安全的,若有一丁點閃失,很可能死的就是很多無辜的老百姓?!倍斡襠降故羌植還至?。

    任高蘭還想說些什么的時候,門開了,剛剛在電梯口迎接他們的高大青年戰風雨迎了出來:“段隊,任隊,跟請我來待會兒您二位很可能會看到一些讓你們覺得很不舒服的場面,但是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這兩人是悍匪,根據你們凡隊提供的情報,這兩人身上應該都有命案,而且個個意志力都很強,想要擊垮他們的精神意志,就必須先擊垮他們的肉體,而后他們的意志力才會慢慢消減。對付這樣的悍匪,我們頭兒很有經驗,不過場面可能會讓你們覺得得不太舒服,如果二位覺得不適應,待會兒可以提前離開,不用打招呼?!?br />
    段玉山和任高蘭進了審訊室,隔著玻璃看到低頭呻吟的井文鋒被拷在椅子上,他對面的李云道正悠閑地喝著茶,那撇去茶面浮葉的嫻熟動作,讓他看上去似乎比當年唱空城計的諸葛亮還要談定。

    “剛剛那才是序曲,井文鋒,你知道我是誰嗎”坐在桌子對面的李云道輕抿了口茶水,細嚼著微微泛苦的茶葉,微笑著打量井文鋒。

    同時,井文鋒也在觀察對面的男子,從剛剛開始,他一眼就看出,對面這個長著一對桃眸的年輕人應該級別不低,聽口音也不像山城本地人,此時他苦著臉,朝地上吐了一口含著鮮血的濃痰,道:“你用這種逼供的法子對付我,你就不怕我告你嗎”

    李云道點點頭道:“對,警察是不能對你用刑的,因為警察是對內公共安全部門,但是我不一樣,我跟你們一樣,我最擅長的就是對付你們這種專門殺人越貨的悍匪,在江北,被我抓住判死刑的差不多有兩打吧,這還不包括那些被判處無限徒刑的大奸大惡之徒。我想要什么,你應該知道,如果你不給,接下來的時間我會慢慢跟你耗,長夜漫漫喲,就是不知道你還能不能熬到明天的天亮時份?!?br />
    井文鋒冷笑一聲:“你當老子是嚇大的嗎想讓我出賣勝哥,沒門兒”

    李云道笑了笑:“那我就要去問問勝哥了,你們倆當中一定會有一個人被判處死刑,另一個是無期,無期嘛,你懂的,表現好可以減刑,頂多坐著二十來年,出來照樣還是一條好漢。不過,要是被判處了死刑,那就沒什么機會了,一來你沒有通天的背景,二來你也沒我偽造證據的天賦。說實話,現在沒點文化就敢出來犯罪的已經不多了,你們這樣的人,案子做得越快,離死期也就越近了?!?br />
    井文鋒冷冷一笑:“要殺要剮隨你算,有種把老子這顆項上人頭取了去,要是哼一聲,老子就是你養的?!?br />
    李云道聳肩:“我兒子要是沒出息成你這番鳥樣,那我還真就得一槍崩了他,省得活在這世上惹人嫌,自己也累得慌。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還不說,我說去找齊勝利,當老大的人一般都比較識相,知道某些機會來之不易。五四三&”還沒等數到一,李云道便起了身走向門外。

    井文鋒見李云道當真不問了,一時間有些恍神,等反應過來時,才面露兇狠:“有種一刀剁了老子”

    李云道當然不會一刀剁了他,他身上應該還有很多未知的秘密沒能發掘出來,所以他活著比死了具有更大的價值,至少目前來說是這樣的。

    李云道也沒有真的去審問齊勝利,而是輕手輕腳地打開隔壁的門,站到玻璃墻外看著在里面坐立不安的井文鋒。

    無論是什么人,在覺得自己項上人頭不保的時候,總是會崩發出某些異樣的能量的。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