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都市小说 > 大刁民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大有来头

霍芬海姆对曼城: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大有来头


    从凡高明办公室一出来,段玉山便拉着任高兰回到办公室,关上门便问:“那个李主任,什么来头”

    任高兰跟看火星人一般看着老段,一对杏眼瞪得浑圆,良久才发现老段不似骗她,转身到段玉山的办公桌旁打开那台连着公安内网的电脑,摆弄了一阵子后,拉开椅子道:“您自个儿看”

    段玉山一脸不解,等坐到电脑看到那些内网上传的资料,不由自主地猛咽了一大口口水:“这这真是刚刚那位”

    任高兰摇头苦笑道:“当年人家可是全国公安系统的大红人,如火如荼的扫黑他当先在江北打了一记响炮后才开始往全国推广,大案要案破了一箩筐,要不怎么说人有少年成名呢不过听说后来弃警从政,已经到了鹿城干一把手,我之前还在奇怪,怎么突然就没了这人的消息了,今天我总算知道了,原来人家现在干特殊战线了。这样也好,他这样的人才不干这行才叫浪费”

    段玉山大致将内网上的资源过了一遍,都是把脑袋挂在裤腰袋上干活的人,谁都知道内网上的某些点评和荣誉是要用鲜血和生命去换的,听到任高兰的话也不由得点点头道:“也对,这样的人才要么干咱们这一行,要么就干情报,放着坐办公室开大会就太浪费了。对了,我看他很年轻啊”

    任高兰用手势比划了个数字,段玉山嘴巴顿时张得老大,足可以塞进去一个鹅蛋:“这么年轻”

    任高兰小声道:“你知道他爷爷是谁吗”

    “谁啊总不会是什么开国元勋吧”

    “嘿,这回倒是真聪明,说出来吓死你,他是王鹏震的长子嫡孙”任高兰背景直通省里,当年崇拜李云道这位公安线上的英雄,还请家里动用关系查了查,最后“王鹏震”三个字将这位在山城背景很深的大小姐震得目瞪口呆,“不过你别以为他是靠老爷子上位的,我研究过,他上去都是因为实打实的功迹,据说他身上有很多伤,都是在一线带案子的时候留下的。总之,概括起来讲,那基本就是一个猛人”

    “诶,对了,刚刚老凡有没有介绍他现在是哪条线上的主任”段玉山回想着刚刚的场景,摩挲着下巴问道。

    “没,这还用想吗,国安跟咱们是一家,见了面不会不提身份,又是特殊战线又神秘兮兮的,也就剩下军方了?!彼ψ趴聪虻缒云聊?,上面是李云道穿着制服的一张照片,任高兰嘿嘿傻笑道,“想不到啊,今天居然能看到偶像,这心情一下子就放飞了,太好了诶,老段,你说我要是去跟他合个影,会不会太突?!?br />
    段玉山哭笑不得道:“合什么影啊,你就不怕丢咱们总队的脸我说老凡怎么对他那么热情,原来是这样?!?br />
    “老凡也不是那种媚上的性格,你没听他们说嘛,两人很多年前在京城青干班见过,老凡是以前几界学长的身份去做汇报的,那会儿两人估计就认识了?!比胃呃己茏邢傅匮芯抗钤频?#30340;简历,所以分析得鞭辟入里。

    “他们好像在审齐胜利和井文锋,咱们要不要去凑个热闹老凡不是说了嘛,让我们三大队全力配合他们在山城的行动?!倍斡裆剿擞恋?。

    “好啊,我也想去看看他们用的什么手段?!蹦芨枷癫⒓缱髡?,任高兰是求之不得。

    “诶,高兰,我怎么觉得吕然这个男朋友的地位岌岌可危啊”段玉山打趣道。

    “嘿,老段,你还真别说,要是偶然追我,我立马把姓吕的甩了,省得他老是磨磨唧唧地拿我的职业说事儿”

    “你这个见异思迁的丫头”

    “喂,老段,我也三十出头的人了,你总丫头丫头的叫,你不觉得很不尊重人吗”

    “尊重个锤子,就你个小丫头片子”

    两人互怼着来到审讯室门口,老远就看那几个凶神恶煞般的男子又守在了审讯室门口。

    段玉山想进去,却被一名面无表情的男子给拦了下来:“对不起,我们接到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br />
    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被人拦了,段玉山正要发作,却被任高兰拦住,老段一脸不满道:“日他个先人板板,什么意思,这案子跟咱们就没半毛钱关系了”

    任高兰安慰道:“他们也是执行命令,都是纪律部队的人,咱们应该体谅人家”

    说着,她来到门前,笑着道:“我们是刑侦队的,凡队让我们全力配合你们李主任查这宗案子,可是我们现在两眼一抹黑,什么资料都没有,这案子从何查起呢,您说是吧我们也不会打扰他们审问犯罪嫌疑人,就在隔壁玻璃外看着,您看成吗”

    那人见任高兰说得有理有据,倒也没有继续为难他们,但也没有立即放他们进去,只是扔下两个字“等等”便转身进了审讯室。

    为了安全起见,审讯室之前是做了隔音处理的,刚打门,就听到里面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

    段玉山和任高兰同时脸色微变。

    “他们在用刑”这回轮到任高兰的眉头皱得很深了。

    “刑讯逼供对我们来说是禁止,但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家常便饭,毕竟是涉及国家安全的,若有一丁点闪失,很可能死的就是很多无辜的老百姓?!倍斡裆降故羌植还至?。

    任高兰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开了,刚刚在电梯口迎接他们的高大青年战风雨迎了出来:“段队,任队,跟请我来待会儿您二位很可能会看到一些让你们觉得很不舒服的场面,但是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这两人是悍匪,根据你们凡队提供的情报,这两人身上应该都有命案,而且个个意志力都很强,想要击垮他们的精神意志,就必须先击垮他们的肉体,而后他们的意志力才会慢慢消减。对付这样的悍匪,我们头儿很有经验,不过场面可能会让你们觉得得不太舒服,如果二位觉得不适应,待会儿可以提前离开,不用打招呼?!?br />
    段玉山和任高兰进了审讯室,隔着玻璃看到低头呻吟的井文锋被拷在椅子上,他对面的李云道正悠闲地喝着茶,那撇去茶面浮叶的娴熟动作,让他看上去似乎比当年唱空城计的诸葛亮还要谈定。

    “刚刚那才是序曲,井文锋,你知道我是谁吗”坐在桌子对面的李云道轻抿了口茶水,细嚼着微微泛苦的茶叶,微笑着打量井文锋。

    同时,井文锋也在观察对面的男子,从刚刚开始,他一眼就看出,对面这个长着一对桃眸的年轻人应该级别不低,听口音也不像山城本地人,此时他苦着脸,朝地上吐了一口含着鲜血的浓痰,道:“你用这种逼供的法子对付我,你就不怕我告你吗”

    李云道点点头道:“对,警察是不能对你用刑的,因为警察是对内公共安全部门,但是我不一样,我跟你们一样,我最擅长的就是对付你们这种专门杀人越货的悍匪,在江北,被我抓住判死刑的差不多有两打吧,这还不包括那些被判处无限徒刑的大奸大恶之徒。我想要什么,你应该知道,如果你不给,接下来的时间我会慢慢跟你耗,长夜漫漫哟,就是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熬到明天的天亮时份?!?br />
    井文锋冷笑一声:“你当老子是吓大的吗想让我出卖胜哥,没门儿”

    李云道笑了笑:“那我就要去问问胜哥了,你们俩当中一定会有一个人被判处死刑,另一个是无期,无期嘛,你懂的,表现好可以减刑,顶多坐着二十来年,出来照样还是一条好汉。不过,要是被判处了死刑,那就没什么机会了,一来你没有通天的背景,二来你也没我伪造证据的天赋。说实话,现在没点文化就敢出来犯罪的已经不多了,你们这样的人,案子做得越快,离死期也就越近了?!?br />
    井文锋冷冷一笑:“要杀要剐随你算,有种把老子这颗项上人头取了去,要是哼一声,老子就是你养的?!?br />
    李云道耸肩:“我儿子要是没出息成你这番鸟样,那我还真就得一枪崩了他,省得活在这世上惹人嫌,自己也累得慌。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说,我说去找齐胜利,当老大的人一般都比较识相,知道某些机会来之不易。五四三&”还没等数到一,李云道便起了身走向门外。

    井文锋见李云道当真不问了,一时间有些恍神,等反应过来时,才面露凶狠:“有种一刀剁了老子”

    李云道当然不会一刀剁了他,他身上应该还有很多未知的秘密没能发掘出来,所以他活着比死了具有更大的价值,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的。

    李云道也没有真的去审问齐胜利,而是轻手轻脚地打开隔壁的门,站到玻璃墙外看着在里面坐立不安的井文锋。

    无论是什么人,在觉得自己项上人头不保的时候,总是会崩发出某些异样的能量的。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机上http://www.udralz.com.cn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