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玄幻小說 > 萬古邪帝 > 章節目錄 第3278章 第3282 首次碰撞 譏諷

科特布斯霍芬海姆:章節目錄 第3278章 第3282 首次碰撞 譏諷


    種魔將話音剛落

    他那什么異象、色彩都沒有的右手就伸了出去,抓向五彩龍棍。

    他很自信。

    自己很難看的手,才是這片天地中的王道。

    而對面那看上去很好看的棍子,只是不堪一握的雞蛋。

    似乎正因如此

    即使他擁有者極高的戰斗素養,在伸出手之后,他的頭也偏向另外一個方向,且心頭開始擔憂。

    “不知前方,局面如何了”

    他擔憂的,不是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人類小垃圾,而是正在古天梯四層內上演的,魔族和人類、羅剎聯軍的慘烈戰斗。

    邪天卻和他恰恰相反。

    他只對面前的種魔將感興趣。

    所以

    “你說得太對了,我也是這樣想的?!?br />
    這話聽到種魔將耳朵里,連讓他嗤笑一聲的沖動都沒有。

    所以他沒有回頭。

    也沒有看到手與棍的觸碰。

    但他能感受到。

    他感受到了自己樸實的右手,握住了什么。

    很燙。

    很硬。

    很滑。

    很有勁。

    所以他感覺自己的手,在一聲巨響后飛了起來。

    這只飛向天空的手,帶起了他整個魔體,在失去平衡的過程中,也朝天上飛去。

    同樣被帶動起來的,是他的頭顱。

    所以他被破轉動的頭顱,面向了邪天,看到了那根棍子。

    棍子,依舊五彩,依舊是那般脆弱不堪

    所以他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東西,讓自己飛起來的。

    他更想不通的是

    不是認同我么

    為何你這華麗的虛浮,能勝過我樸實的無敵

    “為,為什么”

    或許是內心的疑惑遠遠超過了種魔將所感受到的?;?br />
    在空中的他都沒有去琢磨該如何應對這詭異的占據,反而開口詢問起來。

    邪天怔了怔,這才明白對方的意思,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偽裝了一下你可以想成,我給這棍子穿了件衣衫?!?br />
    古天梯內,是不能飛的。

    能夠飛的,只有邪天這種變態。

    所以盡管對古天梯四層的適應,遠遠超過下面三層魔族,這位飛天的種魔將,依舊無法應對自己飛天的局面。

    而這個局面,對邪天來說則是最好的。

    短短半個時辰過后

    這場因為一件衣衫而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的戰斗,就在另外一個極端上完美落幕。

    論真正的戰力,邪天是不如齊天境六劫途的。

    所以這場戰斗,本該是種魔將占盡優勢,邪天即使要翻盤,也要歷經很長一段時間的鏖戰。

    但邪天找到了一個突破口。

    這個突破口,便是種魔將對古天梯四層的適應。

    這種適應,說明什么

    說明種魔將對此地非常了解。

    這種了解,足以讓種魔將認清此地天道本源的詭異,并從詭異中獲取強大。

    而這強大的表現,便是和天道本源那種近似返璞歸真類似的,于戰斗中表現出的平實殺伐。

    這也是邪天通過很長一段時間參悟方才明悟的東西。

    所以

    他給自己同樣變得平實樸素的殺伐,穿上了一件衣服。

    這件衣服,改變了整個戰局。

    但種魔將輸得不冤。

    想明白的他,此刻躺在地上,一雙魔眸注視著站在面前的邪天,無比驚恐。

    “你,你是誰不,不可能,不,不可”

    邪天右手成掌,虛按了一下,結束了種魔將的性命。

    他不是一個吝嗇的人。

    一句話都不回答就下手,也不是他一貫的作風。

    他非常清楚,種魔將在最后想明白了,給本來平實樸素的殺伐再套上一件華麗的衣衫,比讓本來華麗的殺伐變得平實樸素更難了成百上千倍。

    所以雖未回答

    邪天眸中,還是有著些許遺憾的。

    苦悟良久,甚至還將自己九字神通中的前八字提升了不少,邪天想要的,本來是一場酣暢淋漓的戰斗。

    而出現在第四層古天梯時碰到的魔族,也是一個極佳的陪練

    但他等不了了。

    “應該在東面吧”

    四處觀望一下,邪天朝東方極速飛遁。

    看到這一幕

    自出現在魔皇殿后便沉穩的魔妮兒,便直起了腰桿。

    之前半靠椅背的她,看上去慵懶

    此刻坐直了,則代表了認真。

    因為她想得通邪天會因為某些事情而變得急迫

    卻想不通邪天是如何察覺這些事的。

    “莫非”

    似乎想到了什么,魔妮兒若有所思。

    然而少頃的思忖之后,她便搖了搖頭。

    “若真如此,也只能說明你的沖動和莽撞”

    但觀察邪天至今

    她并不認為這兩個詞匯,是邪天身上的屬性。

    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魔妮兒才再度靠在椅背之上,心頭卻忍不住冷喃。

    “所以察覺到無法通過天梯入口直接抵達你想去的第四層天梯時,你就猜到了一些事情應該是這樣了?!?br />
    古天梯內一個既成的事實是

    但凡通過登天梯而進入下一層古天梯的,都會獲得一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特權。

    然而進入第四層的邪天,并沒有抵達第四層天梯附近。

    所以經過思考之后,他就知道連這種既成的事實都能在不對勁的時間發生改變,且看上去是想拖延自己的時間

    那這個古天梯,就太恐怖了。

    再想想這個古天梯是誰丟出來的之后

    找個陪練切磋下戰力的愿望,就瞬間變成了作死的行為。

    這種事,他是絕對不會做的。

    他會做的,是敵人不想讓他做的。

    既然敵人要拖延時間

    那他能做的,就是抓緊一切時間,通過登天梯走到盡頭。

    當邪天站在第四層天梯前時

    魔妮兒恢復如初。

    卻也不如初。

    因為此刻的她,比之前半靠椅背時除了一絲慵懶之外,還多了一絲冰冷的嘲諷。

    這一點,邪天并不知道。

    但當他前行到百丈距離,再次熟練地刺激身影出現在登天梯第一階上時

    他愕然地停住了腳步。

    讓他駐足不前的

    是公子尚。

    但和之前相比

    卻又是不同的公子尚。

    不同的地方有很多。

    其中最明顯的一點不同,就是公子尚變強了。

    而且強了許多。

    有多強

    “不會是大帝吧”

    似乎聽出了邪天輕喃中的苦澀

    魔妮兒嘴角上的那絲譏諷濃郁了不少。

    “真以為你們污穢的名字,能和我并列么”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