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歷史軍事 > 盛唐不遺憾 > 第二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霍芬海姆交流: 第二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雖然院子很小很破,也沒有秋千這些玩具,可唐兒卻玩的很是開心,看樣子一個人玩的是否開心,與所處的環境并沒有太大的關系,應該是與一起玩耍的人有關,只要是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玩耍,一個人就會很快樂,而若是與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那么,就算周圍的環境再好,也是很難開心的起來的。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似乎考慮物質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但在不愁吃喝的孩童們的眼里,物質根本就不是事兒,精神的快樂才是最高的追求,也就是玩的開心就好,玩的不開心就不好。

    唐兒與雙兒在一起,玩的是非常的快樂,這足以說明,在唐兒這小子的心里,與喜歡的人在一起,才是一件最快樂的事情,而若是與不喜歡的人在一起,就算天天吃肉,那也是不開心的,非常的不開心。

    很多人喜歡旅游,其實,旅游有啥好玩的,尤其是在假期的時候,每個好點的景區都是人山人海的,去了啥風景也看不到,凈是看人了,一個個大腦袋有啥好看的,但每年的旅游人群就是很多很多,多的都數不清。

    其實,旅游看的根本就不是風景,完全就是玩個心情,心情好了,就算去景區只看到了一群腦袋那也是開心的,若是心情不好,就算整個景區都只有你一個人,那也是不開心的,所以,出去玩出去旅游,與心情有很大的關系,心情好了一切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不好。

    “實在不好意思,家里都沒有一個完好的茶碗,您小心點?!?br />
    婦人端出來一碗冒著熱氣的白開水,但端水的碗卻是殘破的,豁了好幾個口子,完好無損的一個面只有三分之一的長度,若是這里也有破損,那就真的不能用了。

    雖然碗是破的,但也許是這個家庭最完好的一個了,這也算是把家里最好的東西都給拿出來了,算是很不錯的待客之道了,李安對此也是很滿意了。

    古人喝茶都喜歡泡著一點茶葉,這樣才有味道,可這個貧苦的家庭顯然沒有這些,所以,就只能用白開水招待了,而李安顯然并不在乎這些,只要主人是一片熱心就足夠了,至于喝的是什么,就沒有那么重要了。

    “好,多謝?!?br />
    李安并不嫌棄沒有味道的白開水,一口氣就把這一碗的白開水給喝了下去。

    “還要嗎”

    婦人問道。

    李安擺了擺手,開口說道:“平時雙兒都在學堂里,你男人也出去干活,那你呢你平時一個人在家干些什么營生嗎”

    婦人驚詫了片刻,開口說道:“我一個婦道人家能干什么呢不過在家里打掃屋子,縫縫補補罷了?!?br />
    李安頓時感嘆,難怪這一家子如此的貧苦,完全是思想的問題,一個男子太老實,被人騙了還賣力的干活,而一個年輕的女人,整天待在家里凈是瞎收拾了,也沒有出去賺錢,如此,這家庭的經濟狀況,自然就會比較的糟糕了,這就是兩個傻子呀

    “難怪這家里如此的干凈整齊,原來是娘子沒事的時候就收拾,難怪,難怪啊不過,就算每天在家里不停的收拾,那也收拾不出個花來,更收拾不出錢來,要想日子過得好,還是要出去掙錢才是,這樣也不會無聊不是?!?br />
    李安笑著開導道。

    婦人聽了李安的話,認可似的點了點頭,似乎覺得李安說的有些道理,她之前的日子過的還算充實,每天除了打掃和做飯之外,剩下的時間就陪著雙兒玩耍,可自從雙兒去學堂學習之后,她每天的日子就變得極為的無聊,每天不停的打掃,以至于把家里弄得一塵不染,可這又有什么用呢她們家的日子依舊清貧,為了省錢,她晚上都不做飯了,每天晚上最多只吃一個饅頭,喝一碗熱茶,當然,還有一些咸菜,這就湊合一頓了,他的丈夫回來之后,也是同樣的待遇,也是一個饅頭,一碗熱水,還有一點咸菜。

    有的時候,她甚至連午飯都不做了,午飯也只是吃饅頭與咸菜,就這么將就著吃了一點就算了,之所以如此湊合,完全是因為家里就自己一個人,實在沒有做飯的動力,隨便吃幾口對付過去就行了。

    這樣的例子,在任何時代都特別的普遍,在一大家子人的時候,做飯的動力是最高的,而若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家,就會失去做飯的最基本動力,完全就不想做飯,甚至連吃飯的動力都沒有,最多也就是餓了的時候,隨便吃一點就湊合過去了。

    這也是一種懶惰,對自己身體的懶惰,長時間如此的話,對身體的傷害是顯而易見的,會讓自己的腸胃受到極大的傷害。

    只有按時吃飯,吃舒心了,對身體才是最好的,若是不按時吃飯,早晚是要遭到身體報復的,有的人是為了工作,不能按時吃飯,倒也是無可奈何,但也有的人是為了玩而不按時吃飯,這就非常的不應該了。

    比如在后世的網吧,有那么多的人,整天待在里面玩耍,幾乎都把網吧當成自己的家了,餓了的時候隨口點了一份外賣,困了就倒在椅子上稍微瞇一會兒,醒了繼續玩,這樣的日子對于一個年輕人來說,可能還能夠承受,但時間久了之后,身體是肯定要出問題的,估計最多十來年,這個人就會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廢物,一個一無所有一無是處的廢物。

    當然,眼前這個婦人并不是廢物,這個時代的女人,不工作的占多數,工作的才是只占少數,在女子的眼里,不工作讓自己的丈夫養活自己,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工作的女人反而顯得不夠賢淑。

    這種思想顯然是太落伍了,在如今的大唐帝國,迫切需要更多的女子投入到工作之中,以減輕用工荒的壓力,尤其是很多不太需要體力的工坊的大量出現,對女子的需求量極大的增加了,也就是說,女子已經不需要依附男子生活了,在一個家庭之中,女子同樣可以用自己的努力掙錢養家,哪怕沒有男子的收入,女子也能夠養活一個家庭,在這種情況下,繼續留在家里不出去工作,就顯得非常的不合時宜了。

    “娘子是否想過出去做工這樣也能掙點錢貼補家用啊”

    李安趁熱打鐵的問道。

    “出去掙錢貼補家用,我真的可以嗎”

    婦人似乎有些不太自信,膽怯的說道。

    李安鼓勵的說道:“年紀輕輕的,為什么如此沒有自信呢只要你愿意出門找工作,是一定可以的,哈哈哈”

    “恩,等我男人回來了,我與他商量一下,現在雙兒整天在學堂,我一個人在家里,也確實挺無聊的,出去找個工作掙點錢,也確實挺不錯的?!?br />
    婦人高興的說道。

    “那你想做什么類型的工作呢”

    李安開口問道。

    “縫縫補補,洗衣做飯,這些我都會,別的我也不清楚,不知道哪些是自己能做的?!?br />
    婦人開口說道。

    李安笑著說道:“你不用擔心的,其實,外面工坊的那些工作都是很簡單的,只要用心學一陣子,都是能夠學會的,并沒有什么難度,你們附近鄰居家的婦人,就沒有去工坊工作的嗎”

    此時此刻,京城各種工坊是多不勝數,有很多工坊大部分都是女工,也就是說,在京城進工坊工作的婦人是很多的。

    “其實也是有的,不過,并不是很多?!?br />
    婦人回答道。

    “哦,那她們是怎么說的呢他們覺得工坊的工作如何,好還是不好呢”

    李安開口問道。

    婦人想了一下,開口說道:“她們有的說工坊工作很辛苦,比在家里做飯洗衣辛苦多了,也有的說并不辛苦,還能掙到不少錢,也不知誰說的是真的?!?br />
    顯然,婦人也有些矛盾,不知道工坊是一個什么環境,是不是特別的累人,內心是忐忑的,似乎也早就想過要去工坊工作,但就是對情況不太了解,還沒有下定決心,

    “哈哈她們都沒說說謊,工坊的環境是不會變的,但有的人勤勞身體好,便覺得不辛苦,但也有些人懶散身體不好,工作一天就會累的腰酸背痛,根本就堅持不下來,自然就說工坊很辛苦了,她們說的可都是實話,只不過她們的情況不同罷了,要想知道工坊的工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有自己親身去體驗一番才能完全明白啊”

    李安開口說道。

    “這個”

    婦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哈哈也不用細想了,我家有幾十處工坊,若是你愿意去的話,隨便去哪一家都行,工錢絕對不會被同行低,最多一年就能讓你們家的日子提高許多啊”

    李安開口說道。

    家里的產業確實有些多,除了一些壟斷的行業,還有一些可供女子工作的各種工坊,都是家里的幾位夫人閑著沒事的時候開辦的,專門為了解決京城沒有工作的婦人準備的,這些工作也都是只適合女子,并不適合男子,而另外一些工坊,則有一些是只適合男子的,這樣便于管理一些,若是男女混合在一起,管理的難度會有些大,萬一發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丑事就麻煩了。

    “貴人家里有工坊那貴人貴姓”

    婦人問道。

    李安笑著說道:“我姓李?!?br />
    “哦,是李貴人?!?br />
    婦人脫口而出。

    李安頓時頗為尷尬,感覺自己好似變成了皇帝的妃子了,這稱呼實在讓人有些尷尬,不過,也就是一個稱呼而已,也不是太要緊的。

    “額,我給你寫一張字條,上面有工坊的地址,還有我的推薦信,你若是想好了去工坊做工,明日拿著這個直接去工坊就行了?!?br />
    李安說著拿出紙筆,給婦人寫了一張推薦信,并在下面寫了工坊的地址,然后交到婦人的手中。

    婦人伸手接過紙條,感謝道:“多謝李貴人,多謝李貴人?!?br />
    李安聽不得這種妃子一般的稱呼,忙道:“小事一樁,何足掛齒,我們家的工坊也是缺人呢真的缺人,哈哈”

    說著說著,婦人的丈夫回來了,隔著老遠見自己的家里有男人的聲音在哈哈大笑,心里一緊,連忙加快了腳步,奔了過來。

    “父親,抱抱?!?br />
    雙兒聽到自己父親回來的聲音,連忙跑過去求抱抱。

    不過,他的父親此刻哪有心情抱閨女,家中院子里還有一個陌生的男人呢

    “雙兒別鬧,這里還有客人呢”

    漢子并沒有抱雙兒,而是看向李安,顯得有些詫異,因為李安的穿著實在高級,是他們這種家庭巴結不到的人物。

    而李安抬眼一看,這個漢子長得比較的壯實,但眉宇間略微有一些傻氣,雖然不是弱智的那種傻,但也絕對不是精明人,要說他容易被人騙,李安絕對相信,因為一般這種長相的人,都比較容易輕信別人,如此,被騙的幾率自然也就比較大一些了。

    “娘子,這位是”

    漢子怔怔的問道。

    “父親,這是唐兒和他父親,來我們家玩的?!?br />
    婦人沒說話,雙兒倒是開口解釋了。

    “當家的,這唐兒是雙兒學堂里的同學,玩的比較好,要來我們家玩,他父親不放心,怕路上有意外,就親自陪著過來了,已經到我們家半個時辰了?!?br />
    婦人接著說道。

    漢子聞言,頓時都明白了,馬上咧嘴一笑,回頭抱怨道:“娘子,這客人都來了這么久,怎么不去做點熱飯啊讓客人干餓著嗎”

    一看這傻大個就是一個好客的人,

    婦人抱怨道:“咱們家的情況,你又不是不清楚,哪有什么東西能夠拿來招待貴客的,但凡有一只雞,我也一定殺了待客?!?br />
    這個婦人倒是挺聰明,沒有直接說自己的男人沒本事,而是委婉的表達了這層意思,可謂給這個傻大個留足了面子,一看就是一個賢淑的好娘子。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