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玄幻小說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四百三十二節:你我情分盡了!

霍芬海姆乔林顿: 第:兩千四百三十二節:你我情分盡了!


    他看向眾人說道:“如果各方不能達成一致,也不要緊,就請各方勢力出價,價高者得,出的天材地寶,平分給其他各家,皆大歡喜,如何”

    聽到秦楓的話,眾人皆是點頭稱是。

    只有跪在地上的那些個大佬們一個個如喪考妣,只可惜嘴上不敢罵,心里更不敢罵。

    天道如此,誰知道秦楓大帝會不會聽得到大家的心聲啊

    只是,秦楓大帝這一手是慷別人之慨啊

    秦楓笑了笑說道:“好了,各位意下如何”

    眾人皆是笑道:“如此甚好”

    秦楓又說道:“不過,吞并得勢力所要完成得飛升大陣部分,也要由你們來完成,這一點小小要求,不算過分吧”

    眾人皆是笑道:“此是應有之義,我等義不容辭?!?br />
    忽地李獨秀就問了一句:“那如果沒人要吞并的宗門怎么辦他們的建設任務怎么處理”

    秦楓故作無奈道:“既然白送都沒人要,那就是一坨臭狗屎了,這種宗門顯然本就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了,就地解散吧至于這個勢力要承擔的建設任務,算我秦楓倒霉,由大澤圣朝承建就是了?!?br />
    眾人皆是笑納了秦楓的慷慨。

    好在李獨秀擔心的丟人事情沒有發生,作為從秦楓時期就肝膽相照的好盟友,寒冰門雖然距離玉山劍宗還有一些距離,但還是主動請求將玉山劍宗納入麾下,兩家合為一家。

    總算不至于是沒有人要的“狗屎”了。

    一番博弈與討價還價,最終被迫解散的勢力,只有一個以前散仙界的二等宗門,四個三等宗門,一個不入流宗門,其余沒了。

    至于幾個一等宗門的歸屬,即便秦楓人還坐在那呢,差點都打破了腦袋。

    還好秦楓秉持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依距離確定歸屬,就按照距離。

    沒有爭議,就沒有爭議,任你捧著幾千萬仙晶也沒有用,是誰的,就是誰的。

    這樣的結果就是,完成任務的勢力,多多少少都得到了好處,沒有完成任務的勢力,至少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雖然很多倒霉的勢力領袖都覺得有點不對勁,好像是被秦楓給擺了一道,但仔細想一想,自己犯下了幾乎要毀掉整顆星辰的彌天大錯,居然還能夠在盛怒的秦楓手下保住性命,其實已經很走運了。

    不能更走運了。

    畢竟他們都知道,秦楓大帝好說話的時候,很好說話。

    不好說話的時候,真的是一點都不好說話啊

    不過,正如他們所猜測的那樣,這些家伙們的的確確是被秦楓給擺了一道。

    所有人離開后,一人繞道返回,去而復返,走進了另外一間更加隱秘的議事廳。

    能夠在這個議事廳里的,都是秦楓世家最頂尖的那么一小撮人,以舊中土人士為主,夾雜有一小部分散仙界人士。

    所以當李獨秀進屋的時候,他先是一愣,旋即受寵若驚。

    秦楓看向李獨秀說道:“獨秀,你坐下吧臨場發揮得不錯啊”

    李獨秀這才如釋重負,笑著坐了下來,他說道:“本色出演,本色出演而已,都是大帝的意圖好,關門打狗,哈哈哈”

    秦楓笑了笑說道:“獨秀,接下來你可讓你族中一人到寒冰門擔任供奉長老一職。我秦楓可以承諾,這一職務世世代代由你跟你李家后人擔任,只要寒冰門還存在一天,這個規矩就萬年也不會改變”

    李獨秀聽到這話,趕緊笑了起來,拱手道:“多謝大帝,不知大帝對獨秀有什么安排”

    李獨秀心里想著,秦楓都給他們李家一個超一流宗門的供奉長老職位了,對他還能夠含糊嗎

    他可是以前秦楓大帝在散仙界時,大家過命的交情啊

    怎么著也得是寒冰門的副門主吧

    若真是如此的話,李獨秀真的是做夢都要高興的笑出聲來了。

    他辛苦經營玉山劍宗這么久,畢竟才是三等宗門的底子,到現在也不過才堪堪評上一等宗門,這還是看了他李獨秀與秦楓大帝有交情的面子。

    現在玉山劍宗并入寒冰門,他一下子就能做上當世最頂尖三大超一流宗門的副宗主,這哪里是什么禍事,這簡直就是一樁平步青云,一步登天的天大喜事啊

    秦楓看向李獨秀,緩緩說道:“你與其他犯錯的宗門領袖一樣,終生不得擔任職務,你自己潛心修煉,安心做你的富家翁吧”

    李獨秀木然呆愣當場,秦楓又說道:“以后,不要再拿我以前跟你在散仙界的事情到處去說,招搖撞騙了?!?br />
    沒等李獨秀反駁,秦楓已是冷冷說道:“寒冰門一位供奉長老的職務,就是我秦楓對你李獨秀的情分了,從今以后,你我兩清,大家的情分盡了”

    李獨秀驀地細思恐極,他“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正要開口,秦楓已是一指點出,李獨秀眼前視線一晃,再睜開眼時,發現自己竟然被丟出了大澤圣院,就跪在了圣院最外面,那一塊詭異石碑的面前。

    石碑之上,所刻的字,正是“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br />
    正是以前的“七殺碑”,如今的大澤圣院的一件重寶。

    李獨秀看著眼前的石碑,一貫伶牙俐齒的他,沒來由地冷汗津津,渾身顫抖了起來。

    不知是驚恐,還是愧疚。

    總之,他是知道,自己怕是再也沒有機會像剛才一樣,坐在秦楓的面前,談笑風聲了。

    趕走了李獨秀之后,秦楓身邊坐著的秦道直輕輕咳嗽了一聲,低聲問道:“老爹,你這算不算是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啊”

    秦楓知道秦道直說的是自己利用李獨秀,誘使犯錯的各方勢力領袖放棄宗門和財產的事情。

    他徐徐說道:“難道你覺得他們差點毀了整個中土世界,不該死”

    秦道直憨笑道:“我的意思就是,證據確鑿,那就直接殺了唄,宗門解散的解散,合并的合并,老爹你一聲令下,天下群雄誰敢不從干嘛用這等陰謀陽謀,做這些個脫褲子放屁的事情?!?br />
    秦道直的話,話糙理不糙,聽起來還真像這么一回事。

    尤其是趙日天這些個秦楓世家里資格最老,又偏偏喜歡用拳頭說話的老資格們,都微微點頭。

    秦楓卻是緩緩說道:“一件東西,他們自己交出來,跟你去搶過來,你覺得結果一樣嗎”

    他看向眾人,尤其是自己的兒媳,張澤沐的女兒,也是被風紀,皇甫奇,姜雨柔等人都指點過的當世鬼才,張憶水。

    秦楓問道:“憶水,你說說看”

    張憶水站起身來,向著秦楓施了一個萬福,全無半點倨傲神色,坐下說道:“父皇,看起來結果是一樣的,但實際上可能完全不一樣?!?br />
    她娓娓說道:“如果他們自愿將宗門交出來,換來自己活命得機會,他們就算懊惱后悔也只會懊惱自己做錯了事情,導致自己不得不丟卒保車,用宗門來換自己的性命??扇綣俏頤墻巧繃?,再解散或者合并了他們的宗門,那他們的后人會怎么認為”

    張憶水嘴唇輕啟,繼續說道:“人總是這樣的,在不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很難認識和承認自己的錯誤。所以,他們的后人會把仇恨的矛盾全部都指向大澤圣朝,甚至是大帝本人,他們會認為是大帝殺死了他們的先輩,然后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拿走了他們的一切畢竟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到時候,真相可能最終會浮出水面,他們的后代也有可能會幡然悔悟,但是”

    她略帶嘲諷說道:“到了那個時候,他們付出的代價,我們付出的代價,遠比第一種方式要多得多所以,看起來麻煩了一些,實則是省卻了將來無數樁天大的麻煩”

    聽到張憶水的分析,眾人皆是一愣,旋即都點頭稱是。

    剛才說秦楓此舉是“脫褲子放屁”的秦道直頓時臉色尷尬無比,紅一陣,白一陣,甚是精彩。

    秦楓有些無奈地笑了一聲:“道直,你若如此短視,我如何敢放心以后給你一顆星辰,讓你去管理啊”

    秦道直一聽秦楓說以后要給他一顆星辰去管理,頓時受寵若驚,正要開口,秦楓已是冷笑著打斷道:“目前你是別想了你還是多跟憶水學一學吧,說話記住,要先動動腦子”

    話音落下,秦道直尷尬無比,眾人皆是哄堂大笑。

    秦楓吩咐說道:“諸位接下來就有勞各位盡快將沒有完成的陣法完成了,畢竟我們先成為地仙界星辰,還要再成為天仙界星辰,長路漫漫啊,還是要早些上路才好”

    眾人皆是斂住笑意,恭敬稱是。

    秦楓安排完這一些,他一腳邁出,一步跨出,已是腳下空間驟變,彼岸橋驟然而出,載著他沖天而起。

    秦楓去往地仙界。

    兩個層級的世界之間存在著時間流速的差異,秦楓要去地仙界確認一下,那里的大陣是否已經就位了。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