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霍芬海姆勒沃库森: 第4章 殺生刃


    唐明黎朝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我倆悄悄地往里走,聽到里面傳來女人的嗚咽聲。

    我心頭一顫,朝里面看了看,發現幾個混混正按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護士強行做那事。

    我看得心頭火起,提著殺生刃就想上前,唐明黎卻一把拉住了我,壓低聲音說:“你去干什么”

    “當然是救人啊,那女孩就快要被他們糟蹋了”我氣急道。

    唐明黎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我。

    我覺得有些不對,說:“我說的不對嗎”

    “你能看見一個女孩”他問。

    “對啊。”我點頭。

    唐明黎抽了口冷氣,說:“但我什么都看不見,我只看見他們在跟空氣折騰。”

    我悚然一驚,看了看手機上的彈幕。

    我頭皮一陣發麻,再次看去,那個女護士正緩緩地回過頭來,目光幽深地看了我一眼。

    她皮膚發青,眼睛一片白,沒有瞳孔,最恐怖的是,她臉上居然還有一道深深的刀口。

    我嚇得立刻縮了回來,緊緊貼著墻壁,她穿著護士服,是當年被砍死的護士之一嗎

    那些混混,就是今天白天想要抓我走的那幾個,他們怎么會在這兒又怎么被鬼迷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聽到“噠噠”的清脆響聲,聽起來就像是老年人的拐杖杵在地上的聲音。

    我朝唐明黎使了個眼,我倆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

    我看見一個瘦小的老頭從樓上走下來,杵著一根龍頭拐杖,停在了那個房間門前。

    我低聲問唐明黎:“你能看見嗎,一個老頭”

    唐明黎臉有些難看,搖了搖頭。

    那個老頭眼神陰森,冷冷地笑了兩聲,那個趴在護士身上的混混忽然朝后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墻上,腦袋撞得頭破血流,倒在地上立刻就不動了。

    “虎哥。”另外三個小混混連忙沖過去,其中一個探了探他的鼻息,驚道:“虎哥,虎哥死了。”

    這時,又一個小混混慘叫一聲,飛了出去,狠狠撞在廢棄的鋼絲床上,鋼絲正好從他的后腦勺插了進去,當場死亡。

    鮮血流淌,如同一朵朵開得妖艷的花。

    另外兩個小混混如夢初醒,驚叫一聲,不要命地往外跑,出門的時候穿過了瘦小老頭的身體,瘦小老頭轉過頭來,露出一抹陰險的笑容。

    轟。

    公寓樓下的金屬大門轟然關上,兩個小混混不停地拍門尖叫,瘦小老頭杵著拐杖,緩緩地朝著他們走了過去。

    我握緊了殺生刃,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忽然,老頭停下了腳步,緩緩地回過頭,朝著我們這個方向看了過來。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他發現我們了

    瘦小老頭嘿嘿笑了兩聲,繼續朝混混走去,我正要松一口氣,忽然一抬頭,赫然看見那個護士鬼站在我的面前,直勾勾地瞪著我。

    我頭皮一麻,護士鬼抬起青白的雙手,朝著我的臉插了過來,我大叫一聲,一刀劈了出去。

    護士女鬼發出一聲尖叫,化為一縷青煙消散了,我咬牙對唐明黎說:“他們發現我們了,乘那個瘦小老頭攻擊小混混,我們趕緊動手,不然待會兒死的就是我們了。”

    唐明黎臉有些發白:“但我看不見他們。”

    我將背上背的桃樹樹枝扔給他:“桃木辟邪,我往哪兒砍,你就往哪兒打。”

    直播間里熱鬧非凡,打賞也越來越多,我卻顧不得這些了,性命要緊。

    就在那瘦小老頭將一個混混凌空吊起之時,我幾步便沖了出去,朝著他的腦袋一刀砍了下去。

    人在生死之間能爆發出自己都想不到的強大潛力,瘦小老頭猛地轉過頭來,我慘叫一聲,倒飛出去,落在亂石堆里,胸口的肋骨劇痛。

    但唐明黎殺到了,他手中的桃樹枝朝著瘦小老頭打了下去,正好打在他的手臂上,老頭的手臂發出滋滋的聲響,冒起一陣陣黑煙。

    他充滿怨毒地瞪了唐明黎一眼,消失了。

    同時,大門也應聲而開。

    那兩個小混混瘋了一樣往外逃,唐明黎過來扶我,碰到了我的胸口,我悶哼一聲,滿臉痛苦。

    “你傷到了肋骨,我送你去醫院。”唐明黎不由分說將我橫抱而起。

    我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抱,很不自在,掙扎了一下,唐明黎沉聲道:“不要動。”

    我嘴角抽了抽,這才響起還沒有關直播,連忙將手機拿出來,上面的彈幕讓我大囧。

    我連忙關了直播,這樣的彈幕要是讓唐明黎看到了,估計能讓他把昨天的晚飯都吐出來。

    我躺在醫院的床上,醫生說:“肋骨骨折,舊傷本來就沒有好,又添了新傷,這是不想要命了嗎”

    唐明黎皺了皺眉頭:“還有舊傷”

    醫生嚴肅地說:“之前的傷就沒有認真治療,要是長不好,就不是骨折這么簡單了。以后有傷要及時治療,不要小病拖成大病。”

    唐明黎點頭道:“知道了,謝謝你,醫生。”

    醫生走后,唐明黎陰沉著臉說:“為什么有傷不治。”

    我沉默了一下,說:“我沒錢。”

    唐明黎愣了一下,有些無語,估計他根本不理解沒錢治病的難處。

    “以后有傷,跟我說,我出錢。”他道。

    我皺起眉:“你為什么要幫我”

    “我出了錢,雇你跟我一起去捉鬼,你受傷就算工傷,當然該我出錢。”他理所當然地說,“以后也一樣。”

    “等等。”我驚道,“還有以后”

    他瞥了我一眼:“你不會認為,十萬塊錢就只是一次”

    我徹底無語了,好半天才說:“你還想去今天咱們差點死在公寓里。”

    唐明黎說:“你都不怕,我會怕你好好休息,警察那邊,我會應付。”

    這次死了兩個人,當然驚動了警察,我本來以為不會善了,沒想到這個唐明黎神通廣大,警方以小混混斗毆致死結案。

    當然,總不能說是被鬼殺死的。

    我拿出手機,看了看昨晚的收入,這一看,讓我又驚又喜,昨晚的打賞居然超過了四千。

    整整四千啊,我打三份工,從來沒有哪個月的收入超過四千的。

    我喜滋滋地將錢兌換出來,去給安毅交了醫療費,他已經轉到了vip病房,費用翻了幾番,我得賺更多錢才行。

    我在醫院躺了一個星期,唐明黎居然天天來看我,還給我帶了雞湯,我看著面前香噴噴的湯,有些不知所措。

    從來沒有人對我這么好過,何況對方還是個長得帥的有錢男人。

    他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一個一無所有,還有個拖油瓶病弟弟,到底有什么值得讓人家算計的

    唐明黎嚴肅地說:“你早點好起來,也好跟我一起去把那些鬼除掉。”

    我驚了一下,我什么時候說要去抓鬼的

    “上次咱們的命就差點交代在那里了,你還去”我不敢置信地問。

    “我唐明黎做事從來都不會半途而廢。”...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