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所在地区: 第37章 煉成延壽藥


    ,

    來的是個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他沉著臉說:“我是這醫院的副院長,你們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說。”

    “糟了,怎么是陳副院長。”旁邊的小護士低聲說,“誰不知道他跟秦醫生不對付呢。”

    “副院長?那好,我哥被你們醫生打成這樣了,你管不管?”一個潑婦樣的中年婦女氣勢洶洶地吼道。

    我敏銳地發現,她和陳副院長使了個眼神,我心中一動,難道他們是陳副院長專門請來對付秦醫生的?

    我看了看四周,這里正好是攝像頭的盲區,拍不到,看來是早就設計好的。

    陳副院長沉聲道:“秦醫生,你為什么打人?”

    秦醫生冷聲道:“我根本沒有碰他。”

    陳副院長道:“你有沒有人證?”

    那潑婦帶著兩個壯漢,惡狠狠地指著圍觀眾人:“誰看見了?出來!”

    周圍的人都不敢出聲,陳副院長心中得意,說:“秦醫生,我對你實在是太失望了,先取消你的處方權,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吧。”

    秦醫生眼底升起一抹冰冷,我看不下去了,走出去道:“我看見了,秦醫生根本沒有碰他,是他自己摔的。”

    “你特么說什么?”潑婦朝我沖了過來,揪我的衣領,我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扭,她尖叫一聲,跪了下來:“我的手要斷了!”

    我將她推開,說:“我可不是醫生護士,任由你們欺負。”我瞪了一眼朝我圍過來的兩個壯漢,說:“怎么,你們想打架?陳副院長,你們醫院難道縱容這些混混毆打病人家屬嗎?”

    陳副院長臉色很不好看,說:“醫院里不許打架,再動手我就叫保安了。”

    潑婦眼珠子一轉,說:“你一個人能證明什么?我大哥受傷了總是事實吧?”

    陳副院長點頭道:“對,家屬畢竟受傷了,秦醫生怎樣都有責任,所以…;…;”

    “等等。”我又說,“誰說他受傷了?他一直捂著頭,誰看到傷口了?”

    我徑直走過去:“你說秦醫生打傷了你,讓我們看看你的傷口。”

    “看就看。”他拿開了手,我假裝伸手摸了摸,其實將療傷丸的藥膏抹在傷口上。

    “你這個騙子!”我指著他罵道,“你根本就沒有受傷,不知道從哪里糊的血,來騙人呢。”

    “你放屁。”他一下子跳了起來,我說:“你敢不敢把血抹掉,讓大家看你的傷。”

    他將腦袋一抹:“看吧,這么長的傷口。”

    眾人的眼神都變得很怪異,連陳副院長和那個潑婦也滿臉驚訝。

    他摸了摸額頭,發現傷已經結痂了,而且痂還有脫落的跡象。

    “你這傷明明是好幾天前傷的,卻想要賴在秦醫生身上,真是無恥!”我掏出手機,“有什么話,跟警察說吧。”

    陳副院長連忙上來攔住,陪笑道:“誤會,都是誤會。用不著報警,咱們私下解決就行了。”

    我看向秦醫生,秦醫生溫和地說:“那就算了吧,反正我也沒什么事。”

    陳副院長朝那一伙醫鬧使了個眼色,他們只得灰溜溜地跑了。

    “剛才謝謝你。”秦醫生感激地說,我道:“沒關系的,不過你要小心,他們不會善罷甘休。”

    秦醫生嘴角勾起一抹神秘莫測的弧度,說:“他們不會再有機會。”

    沒過兩天,我就聽說,陳副院長因為收受賄賂,被紀委帶走調查。那伙醫鬧也因為多次尋釁滋事被抓。

    我暗暗心驚,看來這位秦醫生,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這天我照顧完弟弟,想起我手機壞了,便去商場里買了一臺最新的攝像手機,現在我也不差錢了,買了臺最好的,這樣直播效果也好些。

    我登陸黑巖tv,計算了一下這次的打賞,足足有十五萬,而最高峰時的觀看人數已經超過百萬。

    再有三四次,我就能升黃金級的主播了。

    我心里喜滋滋的,看見黃山君給我有留言,打開一看,他說:“小姑娘,那老家伙讓我轉交一件東西給你。”

    我接收了文件,原來是延壽水的藥方。

    正陽真君在藥方里說,我手頭只有一片蘭桂芝的葉子,煉不了延壽丹,但可以煉制延壽水,一瓶可以為人續命一個月。

    一個月,已經能讓很多人瘋狂了。

    我將藥方仔細看了一遍,然后立刻刪除銷毀。

    藥方之中所需要的各種材料,正陽真君之前給的藥箱里都有,這個可比療傷丸之類的難上數倍,但我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升起火,我將各種藥材小心地放入其中,與療傷丸不同,在煉制延壽水的時候,需要不停地往里面輸入靈氣,哪怕有一秒鐘的中斷,這一鍋藥就廢了。

    這藥熬了整整四個小時,靈氣也不停地輸了四個小時,我運轉起正陽真君教我的基礎功法,剛開始很吃力,漸漸地卻進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

    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中轉器,將四周的靈氣吸收進來,在身體里轉了一圈,改善經脈,然后輸入藥水中,如此循環往復。

    不知為何,我竟然越來越輕松,到了最后,原本黑乎乎的一鍋藥汁,在一瞬間變成了清亮無比的清水。

    藥成了!

    我長長地松了口氣,竟然不覺得累,只覺得渾身舒坦,無一處不爽快。

    我將藥水倒入早已準備好的玉石瓶子中,一片葉子,煉制出了十瓶藥水。

    看著滿桌子藥水,我心中嘆息,假如能早幾年,說不定就能延續外婆的壽命了。

    除了弟弟,外婆是我最親的親人。

    我給唐明黎打了個電話,說我手頭有些能延壽的藥水,問問他能不能給我找個銷路。

    現在我不敢隨便出去賣藥了,讓唐明黎幫忙,安全一些。

    不知何時,我已經徹底信任了唐明黎。

    唐明黎一聽,立刻激動了,低聲說:“你將那片葉子煉成藥水了?效果如何?”

    “一瓶,能延壽一個月。”

    唐明黎有些失望:“只有一個月嗎?”

    我說:“這一個月內,病人的身體會恢復巔峰狀態,而不是躺在病床上茍延殘喘。”

    唐明黎再次興奮起來:“你手頭有多少?”

    “十瓶。”

    “夠了。”他說,“君瑤,之前你買下那葉子之時,我就想過跟你買過來,只是不知道用法。不瞞你,郭家老爺子病重,醫生斷定只有不到一個月的壽命了。君瑤,你等著,我馬上來接你。”

    掛掉電話,他立刻給自己的手下電話,嚴肅地說:“?;ず迷?,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唯你們是問。”

    我將藥水瓶子收拾好,卻忽然感覺到了一絲危險,側身躲開,一枚拇指大的鐵球從我面前飛了過去,狠狠地打進墻壁之中。

    我渾身發冷,這鐵球要是砸在我腦袋上,我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誰!”我高聲喊道。

    “咦,小姑娘,沒想到你還有點本事嘛。”一個瘦削的猥瑣男人大步走了進來,嘴角帶著一抹陰險惡毒的笑意。

    這人怎么這么眼熟呢?

    對了!

    之前我看新聞,說警方在化工廠周圍發現了一個沒穿衣服的流浪漢,不就是他嗎?

    “你是那個流浪漢?”我驚道。

    董大師的臉色一變,他受魏然的邀請來做事,那晚本來潛入化工廠準備動手,誰知道居然被一個高手給打暈了,剝光了衣服扔在了外面。

    奇恥大辱!

    他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我毛骨悚然,立刻后退了一步,看了看窗外,計算著跳出去有多少勝算。

    他的目光落在我手中的箱子上,露出貪婪的光芒:“乖乖把那些延壽水給我交出來,我饒你一命,否則,哼哼,老子把你的腦袋擰下來。”

    我已經退到了窗戶邊,抓起小花盆往他一扔,然后果斷地跳了出去。

    董大師冷笑一聲:“想跑?沒那么容易。”

    我剛跑出去沒幾步,忽然腿上一疼,整個人都撲倒在地,低頭一看,小腿上有個血洞。

    他從天而降,伸手就朝我的箱子抓來。

    忽然,兩道人影從暗處沖出,朝著董大師攻擊,董大師陰險地笑了笑:“終于來了,只可惜,不過是兩個明勁巔峰的武者,還不夠老子塞牙縫的。”

    三人一交手,那兩人便心叫不好,這是個暗勁高手。

    “元女士,快跑!”他們大叫道,“我們來擋住他!”

    我咬牙爬起來,一瘸一拐地快速前行,卻聽見一聲慘叫,那兩個保鏢從我身后飛了過來,落在我的面前,胸口凹了下去,滿臉是血。

    董大師追到了,我只能反手攻擊,每一招每一式都帶著一分靈力。

    “咦?”董大師眉頭一動,“你居然也是內勁高手?”

    他將我的靈力,錯認成了武者體內的氣。

    他冷笑了兩聲:“不過是個剛入內勁的小丫頭,毫無戰斗經驗,不足為懼。”

    我才練了一個月!

    他朝我面門虛晃了一招,在我抬手格擋之時,忽然一拳打向我的胳膊。

    咔擦一聲,我的右臂應聲而碎。

    “啊!”我發出一聲慘叫,他掐住我的脖子,將箱子奪了過去。

    ..。,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