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莱比锡VS霍芬海姆: 第759章 巨木秘境


    尹晟堯冷冷道:“這巨木秘境與別的秘境不同,每個人所見到的世界都不盡相同,所傳送到的地點也不同,根本無法共同行動。”

    白寧清笑了笑,說:“無妨,我帶了一件好東西來。”

    說著,他拿出一面小圓鏡子交給我,說:“我這還有一面,這是傳訊鏡,是上古時代傳下來的寶物。哪怕是在陣法或者秘境之中,也可以傳訊。”

    我心中忍不住想:這可是個好東西。

    不過,我拿這個,不合適。

    我正要拒絕,尹晟堯忽然按住我的手,說:“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

    白寧清意外地瞥了他一眼,笑了笑,道:“那咱們在秘境之中再見。”

    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午夜,所有異人都聚集在了一棵參天大樹面前。

    那棵大樹足有二十人合抱粗。詭異的是,它居然早已經枯死了,樹皮干裂,沒有樹葉,樹枝干枯地伸向天空。像無數雙厲鬼的手。

    當十二點的鐘聲響起,那干枯的樹冠之上,忽然出現了一團白色的光,那光越來越大,直到覆蓋住了整個樹冠。

    我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原來這棵樹并沒有死,這團白光,才是它的樹冠。

    尹晟堯站在我的身側,說:“這棵樹是上古時代的時空樹,樹中能形成一個波詭云譎的小世界。千百萬年之后。甚至還能生長成三千小世界中的一個,從這個位面完全剝離出去。”

    我點了點頭,道:“怪不得上古時期,人們都把時空樹叫做神樹呢。”

    就在這時,已經有人等不及了,縱身一跳,便沖進了那白色的樹冠之中。

    其他人見狀,也都爭先恐后地往里擠,紛紛隱沒在光團之中。

    我忽然想起,很久都沒有直播了,干脆直播一次好了,就拿出了手機,打開了直播間。

    只不過這次我只打開了天界和山海大陸的直播間,沒想到我師父陰長生和黃盧子、九靈子前輩等人都在。

    黃盧子十分得意,哈哈大笑道:“這小子不錯,終于成功追到元丫頭了,我死而無憾了,哈哈哈哈。”

    “老東西,你拉倒吧,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你死不了。”九靈子笑道。

    陰長生說話了:“君瑤,你且先等等,讓我看看這個時空樹。”

    我驚了一下,連忙說:“師父。您看出來什么了嗎”

    陰長生細細地看了半晌,尹晟堯忍不住道:“君瑤,怎么了”

    我說:“先等一等。”

    眼看著眾人紛紛進了秘境,尹晟堯卻一點都不心急,靜靜地等著我。

    就在這時。師父開口道:“君瑤,進入時空樹是有訣竅的。里面有無數個地域,有的地域有法寶,有的沒有寶物,有的甚至還有危險的陷阱。如果依靠運氣。進去之后找個幾年都不一定能找到寶物。”

    我連忙低聲道:“師父,我該怎么做”

    “這個簡單。”陰長生道,“你按照我說的做。”

    我點了點頭,雙手迅速結了一個法印,然后用特制的朱砂在自己和尹晟堯的手上都畫了一道靈符。

    “好了。”我說。“咱們走。”

    var cproid  "u2693893";

    尹晟堯并沒有多問,笑了笑,拿出一面小鏡子,說:“進去之后,盡快聯系。”

    我驚了:“這不是白寧清的嗎”

    尹晟堯嘴角一勾,說:“我偷來的。”

    我滿頭黑線。

    而此時,進入了秘境的白寧清摸了摸身上,發現鏡子不見了,似乎想通了什么,咬牙切齒地說:“尹晟堯咱們走著瞧”

    我無奈地搖了搖頭,走進了那團白光之中。

    忽然一陣天旋地轉,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站在一座古宅面前。

    那古宅顯得極為陰森,天色陰暗,沒有月亮。四周漆黑一片,只能看見棵棵大樹,峭楞楞如同鬼一般。

    這布景,可以直接拍恐怖片了。

    山海大陸的觀眾已經達到了上千人,那邊是沒有電腦的,觀眾都是從水中或者是鏡子里看直播,我懷疑是不是這個神奇的直播間加大了投放力度,直接將一千戶人家的鏡子和水池都變成了接收終端。

    這是怎么回事我家的鏡子怎么變成了這樣

    前面的是新人吧這位是恐怖女主播,她會時不時地直播如何升級打怪,很有意思的。

    哈哈,給主播打賞幾顆丹藥吧。

    前面的是傻子嗎知不知道直播是個很厲害的煉丹師你打賞丹藥干什么該打賞靈植啊。

    主播,我的夢想就是做個煉丹師,不如你開個直播,教我們如何煉丹好了,我一定會打賞很多靈石當做學費。

    我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都是些沒用營養的話,便將手機放好,調整了一下攝像頭。

    這時,懷里有東西在發燙,拿出來一看。竟然是那面鏡子,鏡中現出尹晟堯的臉。

    他此時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古代遺跡,石頭所建造的建筑十分破敗,但卻壯觀無比。

    我們約定好。先在自己的這片區域搜索一遍,看能不能找到好東西,之后再會合。

    我將鏡頭放好,抬頭看了看掛在門楣上的那塊黑色牌匾,上面寫著:陰宅。

    這名字起得還真言簡意賅。

    不知道從哪里來的風。發出嗚嗚的聲響,如同鬼哭,那兩盞懸掛在牌匾旁的兩只燈籠輕輕搖擺,將那陰宅兩個字照得妖詭無比。

    我走上前去,輕輕推了推門,黑色的大門發出吱呀一聲輕響,開了。

    屋子里很安靜,聽不見一丁點聲音,連鳥叫蟲鳴都沒有。我展開神識在院子里一掃,發現東邊似乎的廂房之中似乎有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秘境之中有禁制。我的神識可以使用,但只能看個大概,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我來到東廂房,門上了鎖。不過那鎖只是普通的生鐵,我一用力,就將它給扯開了。

    一開門,一股濃重的血腥氣和酒氣迎面撲來。

    我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走進去一看,我立刻變了臉色。

    這東廂房里。居然放著幾十只巨大的酒壇,而每個酒壇口里,都露出了一顆少女的人頭。

    我立刻走上前去,摸了摸這些少女的頸動脈,還好,還在跳動,都還沒有死。

    只要沒死,我就有能力將她們救活。

    于是,我啪地一聲,打碎了一只酒壇,將里面的少女給拖了出來。

    那少女渾身被泡得有些發白,普通人這樣泡,早就死了,這少女被喂食了一種藥物,能夠吊著她一口氣。

    酒壇里的酒撒了出來,我聞了聞,一股濃郁的藥味。

    我皺起眉頭,藥酒里的成分大多都是延年益壽的,但藥效不大,最多也就是改善身體。加強免疫力,讓人不生病罷了。

    為什么要把人泡在酒里

    我拿出一顆藥丸,給那少女吃下,又往她體內輸入了一縷靈氣,女孩幽幽醒轉了過來,滿臉驚恐,想要失聲慘叫,被我一把捂住了口鼻。

    我在她耳邊說:“是我救了你,你要是想活命,就把前因后果全都告訴我。”

    少女渾身瑟瑟發抖。點了點頭。

    我將手拿開,那少女抽泣著說,他本來是月來村的村民,陰家是當地的大地主,他們全都是陰家的佃戶。

    原來這座陰宅,是因為主人家姓陰。

    少女告訴我,這些佃戶要是交不起佃租,就必須將家里的女兒送給陰老爺做妾,不然全家都會被交給官府,流放幾千里,大多都會死在路上。

    但是這個陰家很怪異,進了他們家的少女,無論是做妾,還是做婢女,都不能再和家里聯系,因此以前那些送了女兒過來的村民,根本不知道自己女兒過得好不好。,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