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标志: 第1265章2 玲瓏道主


    “回稟吳前輩,我們此次進入通天河三次,每次都只是前進幾百米便不得不退出來,通天河當中的妖獸數量很多,密度也很大,而且更加關鍵的是,一些修為和我等相當的大羅金仙巔峰層次的妖獸也是密密麻麻,根本就不是我們現在能夠解決得了的,前兩次是被迫退回來的,第三次我們強行往里面沖了一段路,看到了一個極其怪異的血色祭壇,只是遠遠的看上一眼,便被妖獸給轟了回來,沒辦法之下,我們只得選擇暫時忍耐,等待我家老祖宗過來親自查看,只是老祖似乎出了點問題,被人給糾纏住了,所以,我們才會在知道前輩您的這番言論之后,迫不及待的讓楊修過來詢問”上官天紅看了一下場中的其他人,見眾人點頭,他便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等人這段時間的發現講述了出來。

    羅修聞言卻不由得陷入了沉默,此時此刻的他腦海當中,正在瘋狂的思索應對的話語,同時也讓系統在幫他想辦法,想出暫時糊弄住場中的這些人的話語,只不過聽到眾人口中所提到的祭壇,羅修是真正的無法淡定起來,能在通天河河水,這樣幾乎可以確信具有恐怖腐蝕力道的地方,布置出一座祭壇來,所需要的材料,將是什么樣的,幾乎不言而喻,如今在通天河當中,僅僅幾百米的范圍內,就有這么一座祭壇,這怎么不讓他感覺到內心震撼呢

    “祭壇什么樣的祭壇有沒有影像留下來,老夫看看,能夠在通天河當中布置的祭壇,絕對有古怪,你們也知道通天河當中那詭異的腐蝕同化之力,任何的東西進入通天河,除非有恐怖的能量持續消耗,不然的話,很短的時間內就會被徹底的轉化為和通天河河水同樣的存在,所以這祭壇絕對有問題,而且我懷疑,這些祭壇的出現,肯定和云頂天宮有著分不開的關系”羅修露出吃驚的神情,語氣極為慎重,嚴肅的看著場中這些人開口問道。

    “祭壇是這個樣子的”上官天虹看著羅修,然后虛空投影出來一幅畫面,畫面當中正是在水中的倒影,一個極其巨大的塔形祭壇出現在他的眼中,祭壇呈不規則的六邊形,六邊形的塔狀祭壇,頂上放著一枚紅褐色的晶體,晶體散發出微微的光芒,一個橢圓形的陣法結界將祭壇籠罩,即便只是看到這一幕,羅修心中都微微震顫,眼前的整個祭壇,顯得陰森而又詭秘。

    “嘶血魔祭壇怪不得,原來如此,真的是該死啊,無論這背后是何人所為,老夫這次絕不輕饒”羅修目光有些陰冷的看著那道畫面,畫面當中的這個祭壇,他很熟悉,根本不需要這些人介紹,他就知道,這正是令人感覺到心神不寧的血魔祭臺,這個樣式的祭壇,羅修在其他的位面曾經見到過,如今再次看到,他心中其實是有些憤怒的。

    “血魔祭壇前輩,您認識這祭壇,這祭壇到底有什么用是干什么的”羅修的話,讓場中的其他人,也都微微的一愣,露出了驚愕的神情。

    “布置這祭壇的,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最起碼它是由其他世界的傳播過來的,不然的話,是無法知道這種祭壇的布置方式的,除非是通過血祭召喚的方式,從其他位面當中知道了關于這種祭壇的作用,才會布置如此針對性極強的陣法的血魔祭壇別的作用沒有,最主要的作用是,可以干擾任何生物的靈智而且是那種悄無聲息的干擾,總的來說,對于普通的類似我們這類人是沒什么作用的,但是對于一些妖獸卻是最致命的很顯然,我們被人盯上了,應該和云頂天宮的人有著很大的關系,先隨老夫過去將祭壇毀了,之后我們再想其他的辦法,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手下的門中弟子大批量的死亡吧”羅修面色變得凝重,語氣極為很厲的開口說道。

    場中這些人聽到羅修的話,一個個都面色帶著一絲尷尬,他們很清楚,之所以羅修會當著他們的面說出這番話,就是對他們的管理方式不滿了,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如果不是羅修隱藏了修為,他也會成為眾多炮灰當中的一員,因此,當羅修的這番加槍帶棒的話語說出來,這四人確確實實有些面色難堪,尤其是上官天虹幾次張口欲言都不得不咽了回去。

    “你們別不當回事兒,這次云頂天宮的這群家伙,搭上了這么一個詭異的勢力,一旦被他們成功了,把我們太上感應門給從這里擠走,我們又將何去何從通天河這已經是最下游了,之后可就進入了暗世界,我可不認為我們太上感應門,有著進入暗世界發展的能力你們之前的決策保守也就罷了,現在都已經到了宗門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還表現的如此不堪,簡直讓老夫失望至極,你們幾個到底是怎么想的,難道真以為與世不爭,就會避免被其他勢力關注怎么可能先不說其他的,單單只是眼下的這種情況之下,你們想過沒有,萬一你們無法扛得住,通天河當中又有億萬妖獸,這么多妖獸,在接下來的很多年當中,持續不斷的沖擊陣法,你們拿什么來扛,宗門的這點底子早晚有一天會被你們徹底的給消耗干凈,到那個時候,我太上感應門可就真的是自取滅亡了,想一想,這又將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羅修裝出一副高人模樣,緩緩地看了看場中的四人,看的這幾人臉色都很尷尬,同時,他才收起臉上的笑容,語氣冷冰冰的開口說道,言辭當中所代表的那股凌冽殺機,絲毫不假掩飾。

    場中眾人對于羅修的這番話,都是面色一簇,很多人都露出了驚愕的神情,一些家伙臉上更是帶著一絲興奮,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這種表現,但是羅修相信,眼前這群家伙當著自己的面,絕對會大打出手,只不過羅修這番話語當中,所代表的含義有些大,讓場中的這些家伙一個個都面色凝重了起來。

    很顯然,如果不是羅修開口解釋,他們之前也忽略了這一點,總認為云頂天宮要和他們發生沖突,也會在是正面戰場上,完全沒想到云頂天宮的那群家伙,竟然會借助陣法布置血魔祭壇,然后以此來撬動妖獸,借刀殺人,如此連環手段,簡直讓場中的這些家伙一個個后背都跟著濕了。

    “看你們這樣子,應該是已經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那就趕快布置人手,盡快的掃清周圍的一切,老夫跟你們一起去通天河當中看一看,盡可能的將所有能看到的祭壇全部毀掉,只有解決了妖獸的禍端,我們才能騰出手來跟云頂天宮的那群家伙糾纏,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搭上了哪個勢力,如此喪心病狂,簡直想要將我太上感應門一網打盡,這般胃口絕對不是一般的小勢力能干出來的,盡快發動人手去調查,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給他們撐腰,不然的話,僅憑云頂天宮的那群老不死,老夫對他們了解的很深,根本不相信他們有如此大的魄力”見眾人已經認識到自己話語當中所代表的意義之后,羅修看了看這些家伙,嘴角抽動了一下,面無表情的開口說道。

    說完之后,羅修臉上的神情更是帶著一絲絲的殺氣凜然,他很清楚,如今的局面之下,自己必須表現的足夠硬氣,才能夠壓得住場子,更加主要的是,他也想看看,云頂天宮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羅修的這番推測,絕對是最正確的,因為他很清楚,也只有有人撐腰,云頂天宮的人才會伺機而動,不然的話,以云頂天宮保守的發展方式,他們是不可能做出如此激進的方法,來試圖毀滅太上感應門的。

    而如果排除了云頂天宮的嫌疑,那之后的事情,可就有些麻煩了,整個通天河上下游,無數個大小勢力盤踞,鬼知道到底是哪個強大勢力看上了他們太上感應門控制的這片區域,到那個時候,會有什么樣的事情發生,可就真的?;瞿蚜狹?。

    當然,這一些算計,羅修只是心中想想,并沒有如實說出來,畢竟現在所得到的信息有限,他也不確定,這事情和云頂天宮沒有關系,畢竟之前接到的消息表明,云頂天宮上百位天神同時消失,這是一件極其不尋常的事情。

    四人當中有兩人直接轉身離開了大殿,上官天虹和那位楊副宗主倒是留了下來,兩人此時此刻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格外凝重,顯然,他們也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更加主要的是,羅修此刻還在這里,必須有人陪才行,而且去宗門傳信的人還沒返回,必須弄清楚羅修的身份才行。

    因為羅修這突兀的以如此強大的實力,出現在他們的眼前,一上來就想掌控宗門未來發展的方向,哪哪看都感覺到很是詭異,如此情況,怎么能不讓他們心生警惕呢

    “呵呵呵,你們倆別緊張,老夫既然已經顯露真實修為,就不擔心你們這群小崽子會對我什么不利,派去的人還沒回來嗎讓他們趕快點,我們的時間不多,老夫必須帶人去通天河當中親自走上一遭,先行將那些祭壇毀掉,減少宗門的中間力量的損失,畢竟現在局面不穩定,鬼知道云頂天宮以及他背后的勢力想要干什么,我們要保全最大的實力,來應對突發的情況”見兩人如此樣子,羅修嘴角撇了撇,然后毫不客氣地開口問道。

    他當然知道,此刻應該是有人去尋宗門的老祖級別的存在了,那些和他同樣圣人巔峰的強者,應該已經在來的路上了,羅修面無表情地坐在椅子上,喝著茶水,臉上的神情也顯得很是淡然。

    “呵呵,這位道友很眼生啊,你說你是我太上感應門的修士,那本道主坐鎮太上感應門百萬年,為什么沒見過你,以你這般修為,先不說你是如何修煉到如今境界的,單單只是修煉過程當中,所需要的那些天材地寶,海量的修煉資源,也根本不是一個普通修士能夠承受得住的,你又是從什么地方弄到的這些修煉資源,我門內的各種各樣的提升境界的修煉資源都有備案,本道主讓人翻過往記錄,沒有發現任何關于你的領取記錄,在宗門的外事堂,你的記錄也只是元神巔峰層次罷了,如今你以一個圣人巔峰的強大實力出現在本道主的面前,下邊的這些師侄們緊張一些,也沒什么問題吧”羅修的話音落下,一道有些悅耳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耳中,緊接著人影一閃,三道人影出現在大殿當中,三人當中以一個年輕女子為首,另外兩人距離他們半步之遙,年輕貌美女子此刻正笑盈盈地看著羅修。

    羅修打量了一下這女修,而后將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兩人,不由得瞳孔微縮,之前的時候,他還有些自信,然而,此刻面對三位圣人巔峰的強大存在,羅修此刻也無法保持淡定,站起身來,很是恭敬的對著這貴氣女修一禮,開口說道:“見過玲瓏道主”

    這位女修正是太上感應門傳說當中的道主級別存在,此人修為應該和云蒼大世界的所謂皇者境強者相當,只不過,從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恐怖氣機,可要遠遠比之想象當中的還要恐怖,以如今羅修的見聞,也不難看出這人的恐怖修為,可見這人究竟有多般恐怖了,此刻見他對自己如此,也不由得有些緊張。

    “別緊張,我看你之前表現的那么一副姿態,還以為你是有恃無恐呢,現在你這樣子,本道主倒是很欣賞,說說吧,你是從哪個石頭的縫里鉆出來的不要跟本道主說這些莫名其妙的云遮霧繞的話,本道主又不是傻子,沒那么好忽悠的”貴氣女修玲瓏道主伸手一招,將羅修扶了起來,然后面無表情的開口說道。

    “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