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玄幻小說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 忘幽面

霍芬海姆vs曼城主场: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 忘幽面


    “住口,我從來都不會懷疑他們的忠誠,相比于你的危言聳聽,我跟他們一起征戰的時間更長,看到他們為我流血的時間也更多他們的忠誠絕對無可懷疑,這一點我是確定的快把火焰熄滅,我不是不能夠聽別人勸諫的人”不世之王的怒氣就像天邊的紅霞一樣輝煌,他是真的生氣了。對于他的那些忠誠侍衛,他是時時刻刻懷有感激之心的,正是他們在那些危險前來臨之前,為他擋住了那些沖擊的力量,他才能夠長久的站在這個位置上,而且也將長久的站立下去。有多少他的敵人都在嫉妒他的手下對他堅不可摧的忠誠,他絕對絕對不會自毀根基

    但是那個巫師明顯還沒有死心,就像不世之王,也同樣沒有死心一樣,這世上從來就沒有人能夠鼓勵或者刺激他,如果有人說出讓不世之王嘲笑或者是讓他生氣的話,那么他絕對活不過下個瞬間,但是很明顯,不世之王,只是痛斥了巫師的胡說八道,卻并沒有真正的處罰她,這一點大家都看得出來。

    “永恒的不世之王,我知道言語力量的微薄,所以,就在剛剛,為您帶來了絕對的證據,那團火還在燃燒,我對您的忠誠,也會讓我聽您的話,這個心懷鬼胎的侍衛不會有危險,我燒掉的,只是他的另一層用于欺騙世人的虛假臉皮,卑微的奴婢只是想要讓您看看在他那層虛假臉皮的覆蓋之下,這個人的真容,所有人圍繞在您身邊的所有人,他們都是有目的而來,就像我要帶給您這些未知一樣,他們或多或少也會帶給您很多東西,我不能說那些全部都對您不利,但是,有很多很大的一部分,如果您能見到他們的真容的話,您一定會痛恨他們的存在,就像現在這樣”巫師把她那五根樹枝一樣,干枯的時候指向了那個臉上著火的侍衛,然后在那瞬間那種熊熊火焰,瞬間熄滅。那家伙已經痛的在地上來回打滾兒,即使火焰熄滅,他的臉似乎也疼痛難忍。

    女巫監禁的聲音流轉于不時的夢境之中,可惜今夜并非是會讓人意亂情迷的美夢,而是陰森漆黑的噩夢,“不要再做戲給你的主人看了,就算你的忠誠,有八成是假的,也用那二成的忠誠,來讓他看看你現在的這張臉吧,還有那些即使在不世之王的威嚴之下,也要相信你的你的同袍,現在就用你的真容,給他們一個回答吧,有關于你身份的真正的回答”女巫尖細的音調里面,充滿了嘲弄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得意現在,在場的所有人,無不領略了其巧舌如簧,而且劇毒陰損的實質連在任何時候都喜歡面不改色的不世之王,在這聲音里面也略略皺眉

    那些痛恨著巫師的侍衛們都在冷笑,會有什么樣的容顏,不過是用火燒過的毀壞的容顏,到底能揭示什么揭示這家伙火的力量嗎他們痛恨著這不知道從哪個石頭縫里鉆出來的可惡巫師,他們期待著這家伙自露馬腳,到那時,他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會輕而易舉的把她碎尸萬段。只可惜,他們一直認為那時候這家伙尖細的聲音可能會保持不住,連她一直在默念的咒語,也會忘得一干二凈只因為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在他們那些集冷酷大成的花樣刑罰之中,還記得他自己是誰,她會一句接一句的求饒,就像現在她一句接一句的諷刺一樣,完全沒有差別的

    在這個寂靜的,只有那個侍衛嚎叫的時刻,如果仔細傾聽的話,可以聽得到,在不世之王身后,在不世之王這個圣廳環繞的所有侍衛手中,緊緊握住劍柄時產生的那種摩擦力量。連他們手中的兵器都在嚎叫著報仇報仇從前,任何這樣的時刻,他們都無需忍耐痛快的殺戮是他們的王對他們最好的獎賞

    女巫對這里包藏的所有敵意,視若無睹,她的目光不掩急切的看向不世之王,“永恒的不世之王,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找人把他扶起來吧,看起來他一心一意的裝下去,不要讓我們看到他的真容,但是這是我送給您的禮物。我相信你會喜歡的”

    不世之王動了動手指,立即有侍衛走上去,扶起了那個仍然在地上滾來滾去的侍衛,他身上的皮肉焦糊的味道仍然沒有散去,炙烤的熱度也一樣,那個兩個扶住他的侍衛,目光之中透露出了憐憫,他們是一樣的身份,都會因為說實話而受到不世之王的懲罰,如果這個設定延續到以后的話,他們不知道他們將要過的是什么日子。而且就算當巫師說的所有話都是假話,壞話狂話,該被殺死的話,但是她說的其中有一句話一直都很對,他們在這一刻都覺得有些寒心,他們的心就像是那家伙所描述的,在經過了夏天的火熱之后,并沒有真正繼續延續流動,反而是見過這樣的場景之后瞬間凍結,那是一顆冷凍的心。所有人對自己心中感覺的描述在此時此刻都會是一樣的

    “讓他抬起頭來,以便我們的永恒不世之王,看清楚他的樣子”聽到那個巫師來發號施令指揮他們的,扶住那個全身都在顫抖侍衛的兩個侍衛厭惡的惡心,但是沒有辦法,他們的主人已經被這巫婆蠱惑,而且是他們絕對沒有想到的大陣仗,從前他們以為在這世上能讓他們覺得震撼的大陣仗,再也不會出現,因為即使是那些千軍萬馬到來的時刻,他們也能夠憑借對于不世之王的絕對忠誠,將他們斬殺干凈

    片甲不留這四個字,在于他們來看,絕對不是戰場上的吹噓。因為他們曾經制造過很多那樣的時刻。那種痛快淋漓的殺戮,讓他們全身的熱血洶涌澎湃。似乎也有一點失落,因為知道今后之所見,再也不會大過那樣的場面,他們的敵人在不斷的凋敝隕落,他們在喝酒的時候,甚至說過這樣的話,害怕有一天找不到敵人,那會是多么孤單失望的時刻,但是現在他們卻知道另一種翻云覆雨的大場面是什么了只有這孤身一人的巫師,憑借著他來自地獄的嘴巴,在這里面蠱惑人心,就這么硬生生的,在他們的主人心上種蠱,也在向他們索命,看到這樣的場面竟然比看到那些勇猛的武士和他們所攜帶的獅子,餓狼,還要更加讓人心神顫抖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