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霍芬海姆:章節目錄 第2712章 慘重


    這次家庭會議討論的結果,兩票同意離開,一票棄權,一票反對。

    同意的是獸人王夫婦,反對的不是我。

    少數服從多數,我和卡嘉莉乘上第二天一早的魔法飛艇,離開了都城。

    望了眼悶悶地坐在沙發上不語低泣的卡嘉莉,我也不知該如何安慰。

    飛艇臨到邊城,她起身洗了把臉,讓自己看起來不那么悲傷,不那么憔悴。

    下了飛艇,我們并肩到了集合點,找到聯系人,向所有精靈冒險家傳遞消息,告訴他們盡快回來,要打道回府了。

    在等待的過程中,與總指揮官和副總指揮官相遇了,總指揮官先是貪婪的瞥了眼卡嘉莉,隨后用并不友好的目光盯著我,沉聲道:“集合都不集合,你們這幾天去哪兒了還有沒有團隊意識,還有沒有......”

    我抬手打斷他,毫不客氣道:“我們這幾天去了你主子老公爵,不,是攝政王那兒一趟,與他相談甚歡,如果你不信,可以聯系他?!?br />
    總指揮官面色瞬間變得僵硬,遲疑片刻,才道:“既然是去了攝政王那里,我也就不追究你們離隊的責任了?!?br />
    我面無表情道:“多謝?!?br />
    正準備拉著卡嘉莉轉身離開,一聲低喝響起:“站住”

    停下腳步,我轉過頭:“還有事”

    總指揮官冷冷道:“我讓你走了嗎”

    “我有必要服從你的指揮嗎”

    呯的一聲,他的巴掌重重拍在桌上:“我是總指揮官”

    “那又如何”我平靜道:“現在不是戰場,我沒有服從你命令的義務?!?br />
    總指揮官上前一步,牛眼瞪我,喘息如牛。

    伸手抹了把被他鼻息沖過的地方,我轉過身,拉著卡嘉莉離開了。

    “別以為你可以得意忘形”總指揮官在身后憤怒道:“咱們等著瞧”

    “等不到嘍”抬起右手,我隨便揮了兩下:“我要坐飛艇走人咯~”

    蹬蹬蹬,一陣腳步聲響起,隨即,我的后脖頸被一股大力扯住,我絲毫不敬,回手一肘,直接命中他胸腹。

    總指揮官看樣子等級不如我高,被我一肘子懟得險些暈厥過去,他嘔了一聲,弓著腰,好像大蝦,一雙充滿血絲,蓄滿淚水的牛眼,卻死死瞪著我,眼中充滿了仇恨。

    “原來是你啊”我攤攤手,無辜道:“我還以為是刺客呢,抱歉?!?br />
    “你......這個......混蛋”

    總指揮官從牙齒里蹦出這幾個字來,可腹部的劇烈痛楚卻逼得他直不起腰來。

    我攤攤手,無所謂道:“好吧,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拜拜?!?br />
    “等,請等一下,月光城領隊”

    一旁的副總指揮官忙出聲阻攔。

    “哦”我似笑非笑的望著他:“敢問副總指揮官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說”副總指揮官瞇著一雙狐貍眼兒,語氣溫和道:“領隊大人不告而別,是不是有些不盡人意啊”

    “不盡人意”我冷笑道:“我哪里不盡人意來來來,你和我說道說道,是我戰斗的時候沒有盡力還是說因為我沒有陣亡,還活著,所以在你看來就是不盡人意”

    “不,在下可沒這么想”面對脾氣略沖的我,副總指揮官瞥了眼仍半跪在地流口水的總指揮官,語氣又溫和了三分:“在下只是覺得,災厄未滅,選在這個時候離隊,會導致人心渙散,這萬一......”

    他沒繼續往下說,但話外之音卻已顯露出來如果因為我走,導致隊伍渙散,一旦災厄再次復蘇,對達賽城造成的所有傷害,其責任,都在我身上。

    用溫和的語氣道出了充滿威脅的話語,不愧是獸人王后一族的人能夠說出的話,狐族人雖然狡猾,但狡猾也得分場合,當狡猾面對不講道理,甚至壓根就不聽道理的人時,任何狡猾都將無處使用。

    嗤了一聲,我不屑道:“就算你給我扣高帽子,又有何用別忘了,我已經是達賽城的通緝犯,就算再罪加一等,又有何妨你是能抓我還是敢抓我嗯”

    副總指揮官面色頓時變得難看至極,我的話,已經讓他認識到了兩條?;湟?,由于通緝犯的身份,已經消磨掉了我對達賽城的好感,其二,一旦我發起飆來,候在城外的驅逐者軍團很可能會在第一時間大開殺戒,而他們卻無力阻止。

    當然,除此以外,他對我的身份更加忌憚月光城領隊。

    領隊不重要,月光城才重要。

    ......其實月光城也不算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與月光城結盟的巨龍。

    驅逐者軍團或許還好說,只要出動三倍以上的國家力量,就能全部干掉,但巨龍可怎么辦

    那可是災厄級別的存在

    一旦憤怒的巨龍大肆破壞達賽城,根本不會有任何一個國家出兵支援,甚至其他四個國家說不定還會趁機把達賽城瓜分了。

    到了那時,達賽城人民痛恨的,未必會是面前這個可惡的年輕人,而是他自己。

    是他逼得這個年輕人發了飚,是他逼得月光城派出巨龍,是他逼得達賽城亡了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原因

    或許也會帶上旁邊這個做事不帶腦子的牛角蠢貨。

    想到這里,一滴冷汗,自副總指揮官鬢間流下,滴落在雪白的翻花衣襟上。

    拉起卡嘉莉,我繼續朝著飛艇基地走。

    雖然身后有總指揮官痛苦而憤怒的喊聲,但副總指揮官選擇了沉默。

    不愧是狐族,想清楚了利害關系,就會選擇最明智的一邊。

    待人員齊全后,我招呼眾人上了飛艇。

    提前用通話水晶聯系上兩位女皇陛下,待飛艇降落,一眾人等受到了英雄般的禮遇。

    而身為領隊的我和卡嘉莉,則悄悄順著小路回了家。

    低泣大半天的她,困乏不已,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給她蓋好被子,叫休息在家的小燈籠幫忙照看一下,就穿上外套,直奔皇宮。

    精靈女皇去迎接英雄凱旋了,妖精女皇則晃悠悠坐鎮后方,確切說,是晃悠悠散布于花園之中。

    見到我后,她微微一笑,輕聲問道:“損失如何”

    我面色一肅,神情黯然:“十分慘重?!?/uab>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