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vs门兴: 第二百六十六章


    風煌城,緊鄰風宗而建的主城,也是風之極致最為重要的主城市之一。

    經歷了兩天時間趕路,終于,在第二天即將入夜的時候,劉攀與葉清趕上了當天去往風煌城的最后一趟傳送陣,并且順利的進入了風煌城內部。

    夜晚,燈火輝煌的街頭,劉攀是領著葉清在四處閑逛。

    對于風煌城,劉攀是第一次來,雖然小說中是有描寫過,但細節方面卻是沒能全面。

    更何況,因為發電機的緣故,這里較之小說中也是大變了模樣。而劉攀閑逛所在意的也不過是美食與一些對他這個穿越者來說比較新奇的事物。

    烤肉店,人聲鼎沸。雖然落座的都是一些修為低下和一些完全不能修煉的普通人,但考慮到風極修士竊聽消息的本事,葉清還是布置了一層空間屏障這才開了口。

    “我說大哥,你不趕時間嗎怎么還有心思在這閑逛這里可是風煌城,咱倆在這耽擱的時間越久就越危險,你還是早點辦完事,而后我們早點離開吧?!幣肚蹇?,話里話外無不是焦躁與催促,甚至還有點懇求的味道。

    這兩天的趕路一直都是風平浪靜,然而葉清的精神卻是一直都處在緊繃的狀態。他是真的擔心會忽的蹦出幾個圣者,或者是在不自覺間他跟劉攀兩人就走進了陷阱之中。

    對于圣者,雖然劉攀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然而葉清卻是真的害怕。

    身為雷宗的高層人物,這幾百年來葉清都是在雷圣的眼皮子底下過活的,所見所聞的是比其他修士多得更多。

    而在這之中,因為一句話就被圣者殺掉的修士數不勝數,因為看不順眼被殺掉的沒有一百也有八十,甚至還有很多毫無道理可言的殺戮。

    總而言之,在葉清的認知里,雷圣,或者更準確一點說是所有圣者都是瘋子

    雖然前些年因為劉狂進入中州的緣故,圣者們好似達成某種協議一般全都低調收斂了起來。但顯然,低調收斂并不等于真的改變。

    在有關劉狂的事情上,雖然圣者們沒有明說,只是集體下令讓所有人在暗地里對其大開方便之門。但卻是早有人通過歷史古籍查詢推測出了一些事實,甚至毫不夸張的說,現在天峰大陸幾乎所有高層人物都已經知道了這個事實。

    劉攀是萬載前火圣劉落寒的后人,且很可能會通過大荒刀這柄通靈神器繼承煉制破虛成神丹藥的丹方與煉制手段。如此,圣者們的所圖就很明顯。

    一個二個的都是活了萬載時長的老妖怪,除了破虛成神,已經沒什么還能吸引住他們了。

    而事實上,在對待劉狂這件事情上,雖然明面上所有人都順著圣者的意思在做,但私下里這些人卻是隱隱的劃分成了好幾個不同的思想派系。

    在這之中,最大的一個思想派系是為“大不敬”派系。

    擁有“大不敬”思想的人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順著圣者的意思去做,不過他們所期望最終破虛成神之人不是八大圣,而是劉狂。

    因為劉狂有這個可能,也只有劉狂有這個可能。他們是希望劉狂在破虛成神之后能夠順手將八大圣者全給殺了。如此,他們就能不用再受八大圣者的壓迫與精神上折磨,變得自由了。

    至于說為什么會有這種“大不敬”的思想出現,其原因其實也很簡單。

    八大圣者有幾個人

    劉狂煉制的破境成神的丹藥能有幾粒

    在如今這個時代,高階資源已經稀缺得都快絕跡了,而要煉制破境成神的這種級別的丹藥資源能湊出幾份

    不用深入思考很多人就已經明了,即便破境成神的丹藥真被劉狂煉制出來,且是被八大圣者奪到手,那八大圣者也不可能全都破境成神。

    一個人成神兩個人成神三個人成神

    余下那些沒能成神的圣者會怎樣

    徹底瘋掉

    沒人愿意想象八大圣者之中有幾人徹底瘋掉的場景,因為在那最終的絕望下,整個天峰大陸都承受不起他們的折騰

    葉清也是這“大不敬”思想流派中的一員。

    然而,雖然在內心深處一直期盼著劉狂能夠早日成神,但此刻他更在意的還是自己的小命。

    劉攀是天行者不假,葉清也承認劉攀確實很厲害,甚至從種種情況來判斷,葉清都覺得以劉攀的本事可能不會輸于八大圣者之中的任何一個。

    然而,此刻的情形卻不是一個圣者就能說得過去的。甚至因為天行者這個頭銜,葉清覺得,若是雷圣傳了信息,那八大圣者全來這埋伏也不是沒可能。

    一個人面對八位圣者葉清是很難想象那樣的畫面,即便是劉攀表現得再自信,他也不敢去相信。

    所以他著急,想逃離。因為如果真來了幾個圣者,那他余下恐怕是很難再好好活下去了。

    “著什么急啊這都還沒吃好呢?!繃跖適撬嬋讖5裊艘桓救獯?,很是囫圇的咽了下去,道:“再說了,你不都給雷圣傳信說我去木之極致了嗎這還有什么可擔心的沒準他們正在神木城設陷阱等著我呢?!?br />
    “額”葉清聞言是有些懵逼。這兩天跟著劉攀趕路,他是沒有忘記,也不敢忘記雷圣的吩咐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每天盡可能的匯報一次劉攀的行蹤。

    而在離開嵇雷城的時候,因為劉攀不聽勸告的非要來風煌城,葉清是咬牙謊報說劉攀往西南方向去了,而后隔天又謊報說劉攀是要前往木之極致。

    兩次的謊報,用意很明顯的是要轉移雷圣的注意力,或者更準確的說是為了降低會有很多圣者在風煌城埋伏劉攀的可能。

    如今葉清跟著劉攀一起行動,他是很清楚只要劉攀不出什么問題,那他就不會有什么問題。

    故而,為了劉攀著想,也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所以葉清選擇了謊報。

    不過,雖然雷圣讓自己跟著劉攀,劉攀也能想到雷圣讓自己跟著他的用意。但上報行蹤這種事情顯然還是不適合當著劉攀的面去做,故而葉清的兩次上報都是背著劉攀在做。

    然而,葉清卻是沒想到,自己兩次背著劉攀的傳信劉攀居然都知道,甚至連上報信息的內容劉攀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這

    額間似有冷汗滲出,而就在葉清回過神來有些發慌的時候,劉攀卻是笑著開了口道:“接下來那條信息上報的時候先拿過來讓我留道印記吧,那樣的話可信性能更高一些?!?br />
    葉清聞言怔了怔,強忍住想要躬身行禮的沖動,道:“謝謝?!?br />
    “舉手之勞罷了,更何況你的初衷也是為了我好?!繃跖市ψ?,隨手丟下了手中最后的那根燒烤簽,起身伸了伸腰,道:“吃得真舒服啊。哎,接下來是要去做事情了,雖然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為了避免可能會有的麻煩,你還是先去城外去等我吧?!?br />
    “好的,大哥?!幣肚蹇?,話語間是有些如釋重負的輕松。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