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霍芬海姆vs勒沃库森: 第二百六十一一章


    風宗,天峰大陸八大極致宗門之一。

    對外,很多人是只知道風之極致只有風圣這一位圣境強者,然而事實卻并非如此。

    劉攀是在自身徹底僵尸化后才隱匿氣息潛入風宗的。

    擁有近乎神一般的感知力,劉攀是很輕易的就發現了好幾個壓制著自身氣息的存在。而這些人,氣息雖是尋常,但修為卻都跨入了圣境。

    “五個,難怪?!繃跖首雜?,心中原有的一些猜測在這一刻被得到了證實。

    對于天峰大陸所擁有的圣境強者,最初的時候劉攀也以為只有八大圣者這八個。然而,后來的一些事情卻是讓他對此產生了懷疑。

    當初在初到黎云城萬寶樓與徐小湛再相見的時候,劉攀是第一次發現了雷圣的存在。

    當時的劉攀是有疑惑,只是因為黎云城本就在雷宗所屬范圍內,且當時經營著萬寶樓的也只有徐小湛一個人。所以,雖然疑惑,但劉攀也并沒有去深入思考太多。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份疑惑變得越來越深,劉攀是不自覺的去深入思考了一些東西。

    對于八大圣者,天峰大陸最強的八個人。毫無疑問,他們應該是無拘無束,無人可擋的存在,然而,為什么至始至終監視萬寶樓的都只有雷圣一個人

    如果說最初的萬寶樓只有徐小湛一個人坐鎮,沒什么可監視的價值,那么就算一個圣者都不來,劉攀也不會覺得奇怪,可后來劉狂出現了,他是這所有事件的主角

    最大的問題也就在這里,從劉狂出現一直到萬寶樓圣級拍賣會結束八大圣者里依然只有雷圣一個人出現,這很不正常。

    幾個無拘無束無人可擋的存在,在面對劉狂這唯一有可能能讓他們破虛成神的誘惑下,他們怎么可能按捺住自己的內心,不親自跑來盯著劉狂以避免任何有可能發生的意外

    這完全說不過去

    除非有什么事情拖著離不開身或者,有不敢長時間離開去監視的理由

    后來,在進入雷宗之后,劉攀是對這一情況有了更加確切的猜測。

    雷宗不止雷圣一個圣境修士,那么顯然,其他宗門也可能不止有各自圣者這一個圣境修士存在。

    雷圣在回到宗門之后是找機會滅掉了宗門內的一個圣境修士。當時的劉攀是還有些不明所以的莫名其妙,而現在感知著風宗內的這五名圣境修士,他卻是忽的豁然開朗了起來。

    這五名圣境修士里沒有風圣,劉攀是很確信這一點。而這五人之中,三人是在圣境初期圓滿,兩人是到了圣境中期的修為,而圣境中期之中似乎還有個是才剛突破不久的

    沒有人會甘心屈膝一輩子,更何況還是資質滿足且已經突破到了圣境的天驕。

    現在回想,雷宗里雷圣干掉的那個圣境修士的修為似乎在圣境五階的樣子,劉攀是不知道他在雷圣剛離開宗門去監視萬寶樓的時候是個什么修為,但現在他是覺得那應該也是一個不甘屈膝的主。

    原本只是隨意的養著,現在卻成了隱患跟枷鎖

    劉攀感知著這五人的狀況,心下是有著諸多的念頭。

    對于這五人,資質是有不比風圣差的,只不過因為一直以來受到風圣的壓迫,故而境界緩滯不前,甚至根本不敢有明面上的修煉。

    而如今風圣離開,雖不知會離開多久,又何時能歸,但這五人無一例外的都開始了自身修為境界的提升。

    這還真是夠諷刺的。

    劉攀是不知道風圣之前是出于什么心態沒有宰掉這幾個破了境的圣境修士,但如今,從客觀的現實來判斷,劉攀覺得,若是沒什么太大的變數,風圣很可能不會在短時間內去考慮宰人的事情了。

    對于風宗的這幾名圣境修士,不例外的幾乎都是比風圣晚了幾個千年才破入圣境的。雖然從外表上來看,他們大多都是發須一片白的糟老頭子,但事實上,無論是從精氣神哪方面來說,他們都要比風圣更強一些。唯一不及的或許只有修為。ps:風圣還未出現,此處對比是劉攀以雷圣作為樣本進行的對比。

    而要對宗門里的這些圣境修士下手,若是如雷宗那般一共就只有兩人,那自然是沒太多可顧忌的??煞繾諛謨形迦?。一旦風圣對其中一人動手了,其他人會怎么想

    雖說有絕對的修為境界的壓制,這五個圣境的修士在風圣面前也掀不起什么太大的浪花,但這對精氣神各方面都處在弱勢的風圣而言卻也絕不會是什么小的消耗。

    故而,在沒有確切十足把握的前提下,劉攀是覺得風圣在短時間內不可能會對這些圣境修士動手。甚至,風圣很可能會一直放任這些修士,即便是他們再次破境,也只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權當沒看見。

    圣者要面臨的問題,在以前是沒有,但在劉狂這個手握著大荒刀之人的消息傳入其耳中的時候就有了。

    對于天峰大陸高層人物都能想到的那些問題,圣者自然也能想到。甚至他們比其他人想得更多,更細

    破境成神的丹藥,就目前的情況,就算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那也只會有兩粒,也只可能會有兩粒

    萬載前火圣劉落寒的那次煉丹,雖是沒人知道具體的丹方與煉制手法,但一些特殊的藥材卻不可能瞞住所有人的眼睛。

    而那些藥材,在經歷了萬載時間的各種試驗與“糟?!?,如今還能湊整的也就僅僅只夠兩副。這還是八大圣者在懷著恐懼、不甘、害怕以及些微希望的復雜情緒所小心翼翼保留下來的東西。

    如今,這煉制神丹的材料或多或少的都掌控在八大圣者的手中。余下,這些材料會被陸陸續續的“送”到劉狂手中,而后八大圣者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八個人,或者更準確的說是不止八個人。

    這些人都在等待,然而神丹最多也只可能會有兩粒。

    以劉狂如今的修為境地,誰也不知道他會在什么時候開始著手研究煉制神丹。如此情形,八大圣者自然也就不會有誰愿意去做對自身消耗極大的事情。

    再者說,若是真有誰大動干戈有了消耗,其他圣者恐怕是巴不得能少一個競爭對手,于是乎乘機聯手落井下石也不是不可能。

    如今的八大極致,明面上是沒有任何問題,但暗地里卻誰也不知道究竟藏了多少其他極致家族里的奸細

    風圣不會對自家宗門內的圣境修士動手,其他圣者同樣也不會對自家宗門的圣境修士動手。如此,這就形成了一個僵持的局面圣者不能去守著劉狂,他們要守著各自宗門里的圣境修士。

    能修煉到圣境的修士都不會是什么泛泛之輩,如若完全放任,天知道后果會是怎樣??峙旅揮心母鍪フ呋嵩敢飪吹皆諏蹩窳噸粕竦こ曬χ壩置俺黽父鍪ゾ翅鄯?#30340;強有力競爭對手。

    更何況,這多出來的競爭對手很可能還會因為長期被壓制的緣故而帶上毫不掩飾的敵意

    既不愿動手消耗自身,又不想再多出對手敵人。如此,唯一的辦法就只能守著。畢竟,在各自的眼皮子底下,這些人還不敢明目張膽的進行修煉。

    不過,顯然,只是守著不做其它是一個蠢辦法,甚至可以說是保留了巨大的隱患。

    畢竟,在劉狂著手研究煉制丹藥的時候,八大圣者是不可能再與宗門里的這些圣境修士進行僵持的,而在他們離開之后

    能破境成神的自不必多說,可若是失敗了,即便能全身而退,那要再回宗門也不知是多久之后了。

    而因為仇恨,想要再回宗門的圣者要面臨的恐怕會是不亞于搶奪破境成神丹的慘戰

    萬載后再次出現的破境成神的機會,似乎,這也成了八大圣者獨斷專權崩潰的開端。

    劉攀的腦子里是想了很多。對于這修煉界的復雜,他是能夠坦然接受。畢竟曾是小說作者,比這更復雜的存在他都見過

    觀察了風宗內的這五位圣境修士,雖然劉攀想了很多,但顯然他是不可能忘記自己潛入風宗來的目的。

    沒有打擾這五位正全力修煉提升自身境界的修士,劉攀收斂著氣息,而后是沒費多大的力氣便找到了風宗收藏歷史古卷的閣樓。

    鎮守風宗古卷閣樓的是一名武帝境的修士,不過顯然,武帝境的修士在如今的劉攀眼中根本就不夠看

    無聲無息的,劉攀直接將這武帝境修士給放倒在地,而其他在這古卷閣樓內溜達查看的風宗弟子修士更是不值一提,很快就全都躺了下去。

    毫不客氣的,劉攀將古卷閣樓內的古卷連同放置其的架子一同塞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

    不得不說,風宗收藏的古卷是真的多,在劉攀的估算下,這至少比雷宗所收藏的那些多了五倍之多

    小半個時辰之后,劉攀抬手在古卷閣樓入口處的墻面上留下了一些痕跡,而后便施施然的走出風宗古卷閣樓融入夜色消失不見

    風煌城外,葉清翹首望著風宗山門之內,他是覺得這一切都太安靜了,無論如何他都沒想過劉攀在潛入風宗之后會是這樣的安靜,這讓他莫名的有些心慌。

    “看什么呢”

    突兀響起的聲音是讓葉清嚇了一跳,而后葉清便看到了一雙泛著幽綠色的眼睛,同時他還感受到了一絲極細微的陰寒邪惡

    “沒沒什么?!幣肚蹇?,渾身是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而后才反應過來,有些不敢相信道:“大哥,你事情辦完了”

    “嗯?!繃跖實懔說閫?,而后轉身邁步,道:“走吧,這已經沒什么用了?!?br />
    葉清聞言趕忙跟上,而后隨口問道:“那大哥,接下來我們去哪”

    “先隨便轉轉吧,再之后我們去北原?!繃跖士?,卻是忽的想到了什么,道:“對了,你跟在我身邊是可以修煉的,不用像之前那樣將自身的境界給壓制著?!?br />
    “啊”葉清怔了怔,卻是一時沒反應過來。

    “你不會不明白吧”劉攀開口,轉頭看了葉清一眼,道:“雷圣讓你跟著我,那他在某種客觀的事實上就已經約束不了你了。如此,你修不修煉又有什么關系再者說,你覺得雷圣最終破虛成神的概率有多大他成神了會怎樣,沒成神又會怎樣這對你有影響”

    葉清聞言沉默,一句話也沒說,然而那閃爍的眼神卻表明著他此刻的內心一點也不平靜。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