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旅游: 第十章 貓叫


    大寒剛剛過去一個星期左右,距離立春已經不足十天。一年中最冷的日子差不多也就是這幾天了。但由于春節的臨近,蘊華小區正沉浸在一種人為制造的火熱氣氛之中,這讓小區花園里那些常綠灌木與松柏,看上去都要比平素青翠許多。

    此刻,鄭清正在與家人在小區一個偏僻的角落里,進行迎接家堂的儀式。

    從稍遠處的一棟居民樓開著的窗戶中,隱約傳出春節序曲后半程的音樂,以及主持人歡快的播報聲音雖然處于隆冬,但由于集體供暖非常給力,所以白天居民們開窗戶通風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總的來說,一切都那么正常,以至于鄭清隱約間有種錯覺,似乎家中的生活將會永遠這么平淡而又安穩的過下去。

    “今年買的紙錢有點潮你昨天晚上烤了嗎”鄭老教授在點燃紙錢的時候,語氣稍稍有些不悅的質問鄭清父親:“怎么點起來這么費勁?!?br />
    鄭清的目光隨著爺爺的質問落在了那串紙錢上。

    打火機橘黃色的火苗舔舐著五彩斑斕的紙錢,卷起淡藍色的火焰以及一縷縷青白的煙氣。確實,這些紙錢燃燒時候的煙氣看上去似乎比平日里更多一點。

    “烤過的,”鄭清的父親辯解著,同時也拿出一沓紙錢,湊過去試著點了一下:“跟那些鞭炮一起,放在暖氣片上面的柜子上,烤了一個晚上”

    父親說的柜子,實際上就是包裹暖氣片的墻裙在舊式小區房的裝飾中,這是一種非常流行的款式,用木質墻裙將家里的墻壁?;て鵠?,而在暖氣片處,還會留一些格柵,用以透氣散熱。

    “就是客廳窗戶邊的暖氣片嗎”鄭老教授的語氣愈發不悅:“不知道早上有露水,會反潮氣多大的人了,做事還是這么粗心大意”

    鄭清憋著笑,看著父親在爺爺面前吃癟,悄無聲息的縮了縮身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這非常重要,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冒冒失失出聲,很容易被遷怒。

    為此,他試著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地方。

    遠處窗戶里,伴隨著春節序曲的背景音樂,主持人正常熟練的念著一年又一年的節目串詞;再遠一些,幾只流浪貓仿佛被狗攆了似的,一陣風似的,夾著尾巴從墻頭跑過。

    鄭清盯著那幾只貓遠去的背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學校小樹林里的那些屬下不知道它們這個寒假過的怎么樣,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在樹上掛毛團。

    當他回過神,銅盆里已經積攢了厚厚的一層紙灰,以及正在燃燒著的,越來越多的紙錢。同樣越來越多的,是那些青白色的煙氣,從銅盆中猛烈的涌出,幾乎快要完全淹沒爺爺與父親的身影了。

    鄭清把手按在腰間的灰布袋上,琢磨是不是掏出法書,用個小法術,將這些煙氣驅散。他倒不是在猶豫要不要這么做,而是要在兩位長輩面前既做到清理一下,又做到不動聲色與悄無聲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燒紙的味道越來越濃烈,刺激著鄭清的鼻腔,讓他有種輕微窒息的感覺。

    “把下面的紙錢翻起來,這樣燒的更充分一點”前面,傳出鄭老教授對鄭父的指揮聲,隔著繚繞的煙氣,顯得有些模糊,又隱隱有些遙遠。仿佛他們與鄭清之間隔著一層毛玻璃似的。

    這是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灰白色的天空越來越灰、越來越暗,原本呼嘯著的寒風也悄然停下了腳步顫抖的樹枝、飄零的枯葉、叮咣作響的玻璃窗、還有小區外馬路上車輛往來的呼嘯與鳴笛都隨著風聲的逝去而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那么一瞬間,鄭清以為自己用錯了魔法,將清理煙氣的咒語錯用成了靜音咒。

    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自己還沒有把法書從灰布袋里抽出來,自己還沒有開始施展任何魔法。

    如芒刺背的感覺接踵而至。

    年輕男巫把頭用力向后轉去,動作如此迅猛而大力,以至于他感到了強烈的眩暈,而且隱約聽到了自己頸椎與顱骨之間摩擦后發出的不詳的咯吱聲。

    但這一切,在鄭清看到那雙鮮紅的眸子之后,都變得無關緊要了。

    鄭清不是第一次面對妖魔。

    在知曉第一大學的第一天,他就在大明坊遭遇了一頭豬妖;然后是入學專機上的女妖;然后是臨鐘湖畔的河童妖;在往后,還有校獵會新生賽上那些成群結隊與獵手們搏殺的野妖。

    可以說,在面對妖魔方面,鄭清也算得上一個老手了。

    但是單獨一個巫師,尤其是在家人面前,面對一頭妖魔,對鄭清來說還是第一次。

    他靜靜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隆冬刺骨的寒意與對面那頭妖魔帶來的寒意相比,就像被蚊子叮與寸磔之間的區別。

    鄭清感覺自己的靈魂在一瞬間被浸泡到了冰水之中,絕望到窒息。

    這不可能他在心底咆哮著它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巫師聯盟對于任何一個白丁世界出身的巫師都有一套嚴密而規范的?;ぶ貧?,其中就包括在相應巫師的原生家庭附近布設反妖魔、驅逐性質的咒語。

    正因為如此,所以鄭清在知道妖魔、知道風險之后,還有信心從那所大學走出來,回家。所以鄭清才可以放心的去上學,而不虞家人們遭遇那些不可名狀的威脅。

    對面的妖魔個頭并不大,一米高低,看上去似乎是條流浪狗感染而成當然,也有可能是一條獨狼它支棱著耳朵,咧著嘴,露出兩排慘白的尖牙,以及淌著涎水的、瘆人的牙床。

    呼哧,呼哧,呼哧。

    那頭妖魔貪婪而又急促的呼吸著。

    鄭清的手指搭在灰布袋上,腦子瘋狂的轉動著,腦海中瞬間閃過幾十種不同的方案,以及更多的后續處理方案畢竟對面那頭妖魔看上去并不是特別難對付,但鄭清并不清楚當前情況下觀察者效應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而且在解決那頭妖魔之后,如何處理家人以及如何向巫師聯盟申訴,都很讓人頭痛。

    就在這時,一聲貓叫打破了場間近乎凝固的氣氛。

    “喵?!?/uab>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