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 都市小說 > 愛得好累還要愛 > 章節目錄 第361章 我們這里沒人探病

霍芬海姆照片:章節目錄 第361章 我們這里沒人探病


    <b>

    我看著這門衛,一時就覺得,如果這會紀兆銘拿那個硯臺的話,就算硯臺的價格比這些錢多出去幾千幾萬倍,門衛也不會看一眼。

    手機端 p>

    門衛收了錢,數了兩三遍,喜笑顏開的對我們說,“等一下啊。

    ”

    說著,就進去打了個電話。

    沒過兩分鐘,我遠遠的看見門口出來了一個穿著羽絨服的護士跑了出來。

    這個護士年紀很大,應該有四十多歲了。

    跑出來后,打量著我們,滿臉不情愿的說,“跟我進來吧。

    ”

    這會,我們找人為先,也不管這些了。

    我們跟著護士往里走,走在里面,我左右看了看,院子里的幾棵樹,不是因為冬天樹葉凋零,而是真的枯死了。

    整個醫院,毫無生氣。

    我們跟著護士到了唯一的一棟樓里。

    一進去,整個樓里安安靜靜,除了中間的一個護士站,旁邊兩邊樓道里連燈都沒有,也沒有窗戶。

    只有走廊盡頭的一個窗戶。

    整個醫院看上去就像是鬼屋一樣。

    樓里彌漫著很濃重的消毒水味,里面還夾雜著一股怪味。

    護士帶我們到護士站里面,拿出一個冊子問,“你們來給哪位續費的”

    “續費”我有些疑惑,“我們是來探病的。

    ”

    聽見我說探病兩個字,護士猛然抬頭,就像見了鬼一樣的抬頭,“探病”

    “是啊。

    ”

    我點頭。

    這時,心里已經升起不好的預感。

    難道,這里沒有人探病嗎

    護士聽我的話,突然笑出聲來,然后,又低下頭,用很冷漠的聲音說,“不好意思,我們醫院不能探病。

    ”

    “為什么”

    “我們給時蘭惜續費。

    ”紀兆銘打斷我的話,先開口。

    護士一聽就這個名字,抬眼看了看紀兆銘,又看了看我,“她她不用交費了啊。

    ”

    “為什么不用交費”

    我緊張起來。

    什么意思,難道我母親已經

    但很快,護士就說,“她的錢不是早有人過來交了50年的。

    ”

    我拽了一下紀兆銘,想到兩邊黑漆漆的病房。

    偌大的精神病院,能看見的就這一個護士。

    這里能好

    正想說什么,紀兆銘似乎已經懂了我的意思,直接拿出手機,“十萬,我們要見一見時蘭惜。

    ”

    “啊”護士愣住。

    紀兆銘重復,“我支付寶給你轉十萬,我們要見一下時蘭惜。

    ”

    護士開始沒反應過來,可是紀兆銘又說一遍,她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馬上點頭,拿起一旁的手機,快速找出支付寶的支付碼。

    紀兆銘二話沒說,就刷了十萬過去。

    護士收到錢,眼睛盯著手機,仔仔細細的數了一下零,確定是十萬,眼睛都冒星星了,“好好好跟我來”

    她說著,就開始在后面的柜子里翻鑰匙。

    我看她拿起一大串寫著五樓兩個字的鑰匙串,把手機放在口袋,招招手就叫我們走。

    這個醫院只有五層。

    她帶我們坐電梯上去,這個電梯,是那種非常非常老式的,光開門關門就至少要花十秒鐘,上升時噪音也大。

    上到五樓,大概花了將近一分鐘的時間。

    在電梯里,護士就開始說,“你們是時蘭惜的什么人啊”

    “她在這里怎么樣”紀兆銘沒有回答,反問她。

    “怎么樣”護士不自然的笑了笑,“你們來之前,難道沒了解過我們這里都送來這里了,還問什么怎么樣,也就圖個活著唄。

    ”

    “”

    這時,電梯已經到了五樓。

    我們三個下來,五樓要不一樓二樓還要暗一點,不過中間有一盞燈是亮著的,還能勉強看見一點路。

    護士帶著我們往里走,邊走邊說,“說實話,你們是第一個來看人的,一般人把病人送過來,就是良心過不去,不好意思殺了他們,又覺得他們累贅,所以就送來這里,交點錢,圖個良心上的安穩。

    ”

    聽護士越說,我的心情就越難受。

    五樓也是靜悄悄的。

    我看見,每個病房的門上都有個小窗戶,小窗戶很高,我這個海拔看不見里面的東西。

    可是,紀兆銘個子高,他左右看著,眉頭緊皺,臉上的神色萬分凝重。

    他這樣,我就更擔心了。

    在我們往里走的時候,突然“砰”的一聲

    我嚇得往后一躲,去看那個發聲的門,發現門上面的窗戶上緊緊貼著一張臉。

    那張臉很黑很臟,而且枯瘦的厲害。

    上面一雙眼睛精神渙散,嘴上掛著猙獰恐怖的笑。

    紀兆銘趕緊將我摟在懷里,在我耳邊小聲說,“別怕,我在呢。

    ”

    我的心這才安下來一些。

    護士倒對此習以為常,安慰我,“別擔心,時蘭惜比他們針狀輕,一看啊,就是個苦命人,所以啊,平時我們當值的護士都盡量給她的伙食好一點。

    ”

    “謝謝。

    ”聽見護士說的,我不自覺道謝。

    聽我說謝謝,護士轉頭怪異的看了我一眼,“你和時蘭惜什么關系。

    ”

    我沒說話。

    護士隨口說了句,“她不會是你媽吧”

    “是,我也是才知道的。

    ”我點了點頭。

    聽見這個,護士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我,“她是你媽”

    護士臉上的表情帶著幾分驚訝。

    我看著她,“是,怎么了嗎”

    “也沒什么,你進去可別說你是她女兒,她在這有女兒,你進去就明白了。

    ”護士搖了搖頭,轉身繼續往前走。

    我母親的病房在最里面。

    我們走了一會,終于走到了。

    站在門口,我靜靜的聽著里面的動靜。

    安安靜靜。

    什么聲音都沒有。

    護士找了一會要是,去開門。

    我看著鑰匙轉動,心情格外緊張,這種心情,比我當年高考查成績還要緊張

    鑰匙轉了三圈,終于,門打開了。

    當門開的一瞬間,我終于明白消毒水味里夾雜的是什么了,是臭味

    門縫里涌出一陣惡心的臭味

    我只覺得胃里一陣翻涌,差點吐出來。

    護士看了我一眼,“忍著點。

    ”

    這時,我聽見里面傳來一個很輕很柔的聲音,說,“小點聲,淇淇和漫漫睡覺了,別吵醒她們。

    ”好看”hhxs665”微x公號,看更多好看的

    本書來自  :htbook5353703i/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愛得好累還要愛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www.udralz.com.cn 手機上//www.udralz.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